« 食品也能抗乙肝干扰素的发展历程 »

乙肝歧视:没理由的恐怖

  7月30日中午,伟易达集团公司的香港总部来了一群特殊的“客人”:近20名香港和内地青年上门抗议这家公司的乙肝歧视行为。

  去年7月,24岁的李飞到东莞伟易达集团应聘微电子工程师被录用,后因体检发现是乙肝病毒携带者而遭拒。今年1月,李飞一纸诉状将东莞伟易达集团告上法庭。其间两次调解都没有结果。李飞说伟易达“不承认错误,也没有改正错误的态度”,伟易达相关负责人却说李飞在耍阴谋,“敲诈勒索”。

  此事引起了“肝胆相照”论坛参与者的关注,他们赞助和支持李飞进行诉讼。后来开庭日期一拖再拖,论坛维权版版主陆军和香港民间团体“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联合发起了这次抗议。

  在伟易达集团总部办公室门口,陆军等人展开写着“乙肝携带者做好呢份工”的白色横幅,和平抗议。当晚,伟易达集团发表声明,称其在全球招聘员工“绝不存在歧视问题”,“只会考虑应征者的优点、资历以及能力,不会因他们是乙型肝炎患者而拒绝聘用”。

  这份声明与该集团传讯经理彭洁玲回复本刊的传真内容基本一致。伟易达更愿意把李飞的遭遇说成一个偶然错误,“ 揪住某一个错误,说整个公司都有错误,对人太苛刻了”,公司一位负责人说。

  “一企两制”?

  伟易达是一家生产电子产品的港资企业,已有31年历史,目前生产设施基本北移内地,业务遍布10个国家,在全球聘用约2.2万名员工。据称,在其香港总部及海外公司,从未发生过因为乙肝歧视而引发的公共危机。

  在回复本刊时,彭洁玲称“不会因为他们(应聘者)是乙肝病毒携带者而拒绝聘用,这一政策适用于香港、内地以及海外公司”。李飞却称伟易达在搞“一企两制”,歧视内地应聘者。

  1994年以来,涉及上亿人的乙肝歧视开始引起国人关注。据报道,2002年佛山美国科勒公司给员工做了体检,并将900人的体检报告贴在公告栏里,约60名乙肝病毒携带者的身份被公开,继而全部被以各种借口解雇或被告知不再续约而被迫离开公司。

  类似的一幕在伟易达也上演了。与伟易达交涉全过程,李飞都做了录音,这些录音后来都成为证据提交给法官。

  在第一份录音资料中,与李飞对话的是东莞伟易达集团人力资源部的一位工作人员,他告知李飞的体检结果是小三阳 (即乙肝病毒携带者),公司不能接收,“等你治好了以后我们再联系吧”。

  “因为小三阳不接收是一种歧视乙肝病毒携带者的行为。”李飞提示对方。

  “没有,不是。”对方首先否认了歧视说,但又坦率地说:“乙肝是一种传染性比较强的疾病,为了避免传染给职员,在疾病的控制上是有自己制度的……”

  第二份录音资料记录的是李飞与该公司人力资源部主管的对话,李飞希望说服这位主管放弃歧视,但失败了。该主管告诉李飞,“制定政策是我们的权利”,而不录用乙肝病毒携带者的政策“没有改变”,还说“希望理解,并不是伟易达歧视你,这是一个普遍现象”。

  无奈,李飞只好找面试他并给他批薪水(月薪2300元)的那位香港经理说情。从录音资料内容判断,这位香港经理并没有拒绝录用李飞,他还致电东莞分公司人事部过问此事,只是“公司是这样规定的”,人力资源部主管无能为力,他也没辙,他还明确告诉李飞“转为阴性后可以继续来,没问题”。

  制度、政策、公司规定--这是三位权力越来越大的伟易达管理者对李飞说的三个关键词,每一个词都清楚地告诉李飞,东莞伟易达集团拒绝录用乙肝病毒携带者,而且是硬指标,用那位香港经理的话来说,“这不是我个人的观点能决定的” 。

  为什么口口声声的“不歧视政策”,在东莞伟易达执行时却是不折不扣的“歧视政策”?面对质疑,一位负责人解释说:“你下了一种命令,是不是能够确保所有的人不折不扣地给你执行呢?如果有这样的队伍不折不扣地去执行,不知道有多厉害哦,你有这样的军队吗?”东莞伟易达集团处理该事件的这位负责人一再强调其发表的是个人观点。

  这位负责人提醒记者,伟易达作为一个拥有几万名员工的集团,个别人违规违纪在所难免。显然,她依然咬住“偶然错误”这个论点不放。而且她反问记者:你不觉得李飞有阴谋吗?理由是李飞从一开始就进行了录音。

  为什么李飞事件出现在东莞而不是香港?此人7月27日主动致电本刊解释:香港有完善的反歧视立法,伟易达不可能犯错误,也不敢犯错误,但是内地没有立法规定必须录用乙肝病毒携带者,伟易达有选择的自由和权利。

  一群人的抗争

  2006年7月,李飞从一家小公司辞职,应聘东莞伟易达集团。一切很顺利,上述香港总部经理亲自面试他,并谈妥工资,填好人事档案。7月18日下午,李飞被安排参加工厂统一组织的体检。

  以前的求职经历让乙肝病毒携带者李飞胆战心惊,他曾因此被两家公司拒绝。对伟易达,李飞心存希望,因为“大公司对小三阳的认识应该是很科学的”。

  然而,李飞梦破东莞。伟易达通过电子邮件给李飞发了一份备忘录,告知体检结果并留下一个电话号码,李飞致电过去后,被告知他已因小三阳被否决了。

  “那时很需要一个精神的家园。”李飞第一时间把自己的遭遇报告给肝胆相照论坛的“战友”们——“携带者”都期望战胜病魔,故互称“战友”。肝胆相照论坛是2001年整合数家乙肝病原携带者论坛而成,创办人老麦将自己的HBVHBV.COM 域名无偿捐给所有“携带者”,论坛人气可观。

  李飞的帖子引起强烈反响,“战友”们纷纷鼓励他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权,一位上海“战友”立即赞助了3000元做诉讼费,维权版版主陆军(北京益仁平信息咨询中心负责人)请出以帮劳工维权打官司出名的重庆律师周立太做代理律师。

  2003年10月,也是在肝胆相照维权版协助下,中国乙肝歧视第一案进入法律程序,并最终胜诉,张先著成为最早公开亮出身份与真实姓名的“战友”。而李飞没有张先著的勇气,这个名字是他的一个化名,他也没有直接露面来打这场官司,而是委托律师负责诉讼。

  今年1月26日,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受理此案。李飞诉伟易达集团乙肝歧视案的基本诉讼请求为:第一,请求判决伟易达以乙肝携带为由不予聘用,侵犯了个人的平等就业权。第二,请求判决被告一次性赔偿原告误工费690元。第三,请求判决被告给原告精神抚慰金5万元。

  伟易达希望庭外调解。据介绍,伟易达一开始想请李飞复工,但遭到拒绝。

  此案至今未开庭,已进行了两次调解,因双方分歧太大而没有结果。李飞在调解书中要求伟易达“不要歧视任何乙肝病毒携带者,招工中只检查肝功能”,而伟易达表示会努力防止乙肝歧视,尽量避免发生这样的行为。在李飞看来,这些文字差异表明了对方敷衍了事。

  而李飞索要5万元精神损失赔偿金也激怒了伟易达。在与记者电话交谈时,一位公司负责人称这是一种钻法律空子的 “敲诈勒索”行为。伟易达表示愿意接受2万元这个价码,但李飞却是“一口价”,调解终告失败。

  这场官司本定于5月10日开庭,但看到调解中双方分歧这么大,法院推迟了开庭日期。不久进行了第二次调解,伟易达表示可以做出更大让步,但不得向任何媒体公布结果。李飞马上拒绝了这个提议。

  呼唤企业社会责任

  陆军说:“下一次,我们还要组织更多人去伟易达示威。”7月30日的示威,伟易达总部没人来接请愿信,陆军等人吃了闭门羹。

  东莞伟易达一位人士坦率地说,李飞事件让伟易达的企业形象直接受到损害,但“许多员工对乙肝都有看法,有些员工说那么大的企业,谁知道有什么病在里面,企业不搞清楚,我们还不愿意进来呢”。

  而李飞告诉记者,其他“战友”后来应聘伟易达时,遭遇“更加不堪”——

  “面试之后不再告知是否通过,而是等体检后再宣布,如果是乙肝病毒携带者,就说面试没通过,问为什么没通过,答案是综合能力不行。他们不会告知是体检的原因。”

  落得这样一个结果,伟易达那位负责人形容说是“两败俱伤”。她说,陆军等人采取这种“恶搞”一个企业的做法不是一种解决社会问题的良性渠道,况且乙肝歧视是一个社会问题,由一家企业来承担责任不公平,伟易达不愿被陆军等人牵着鼻子走。如果伟易达屈服,则意味着被李飞抓住法律漏洞“敲诈勒索”,一旦其他人纷纷起来效仿,伟易达将面临风险。

  其实,法院迟迟不开庭,一个主要原因是相关法规立法滞后,法官亦左右为难。李飞的代理律师周立太援引的法律条文是《宪法》第33条、42条--宪法公民享有平等就业权,任何单位和个人都不能侵犯这种权利。至于就业歧视行为发生后,如何赔偿,赔偿多少,目前均无法可依。

  “我国乙肝病毒携带者不是少数,用人单位歧视乙肝病毒携带者,不但要承担法律上的责任,也要承担社会责任,我们不能把乙肝歧视推向社会。”周立太对记者说,这起官司赔多少钱不是目的,而是通过这个案子唤醒用人单位履行社会责任和法律责任,体现劳动者就业不受歧视的效果。7月20日,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副主任尹成基明确发话,将禁止和消除对乙肝病毒携带者的就业歧视。这番讲话的背景是,劳动和社会保障部于5月18日发布的《关于维护乙肝表面抗原携带者就业权利的意见》,该文件明确禁止企业招工时进行乙肝体检。

  这份文件的出台酝酿多时,曾先后多次召开专家座谈会,被圈内人士视为“一个里程碑”,李飞因此对胜诉充满信心:“有了国家政策的支持,赢的可能性很大。”

来源:新民周刊(撰稿/赵倩倩 记者/陈统奎 http://www.xinminweekly.com.cn

 



除非标出来源,照牛排乙肝博客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时请以链接的形式注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zhaoniupai.com/hbv/archives/259.html

本文对你有帮助?可以这样支持照牛排:给本文写点评论;订阅乙肝博客
  • 相关文章

发表重要讲话

提问之前,请先看此文。最好先搜索,再问我

站内搜索

乙肝书籍

最新评论

最近发表

树叶有专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