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箭牌糖果公司辞退乙肝携带者上海文件:关于切实保护乙肝表面抗原携带者隐私权的通知 »

乙肝病毒携带者:想做肠镜检查不容易

  读者高女士日前给报社打来电话反映,自己是一名乙肝病毒携带者,想做一个肠镜检查,却连续被几家医院拒绝。

  高女士说,由于肚子疼痛等原因,她想去家附近的医院进行肠镜检查,但让她无法理解的是,她接连去了北京首钢医院、北京石景山医院,却都不愿意立即为她做肠镜检查,有的说消毒周期过长,还有的说消毒无法达到标准,害怕交叉感染等,都推荐她去其他医院。遭遇了这样的事情,高女士的心里很不痛快,她不明白,难道就找不到一家为她做肠镜的医院吗?

  为了解开高女士的疑惑,本报记者以澳抗阳性患者的身份重新走访了这两家医院,并电话采访了解放军总医院、北大三院、北京同仁医院和北京安贞医院。结果正如高女士所说,北京首钢医院和北京石景山医院都“婉拒”了记者做肠镜的要求。此外,想在北京同仁医院做检查也比较麻烦,而解放军总医院、北大三院、北京安贞医院等三甲医院在接受记者电话咨询时,表示澳抗阳性患者可以顺利地做肠镜检查。

  北京首钢医院的医生表示自己的医院肠镜科不够规模和等级,而且消毒程序纷繁复杂,怕引起患者的交叉感染。“我们医院设备比较少,如果是你一个人检查的话,我还是建议你去附近的301医院,他们医院大,设备比较多,要么你去302医院也可以,那里是传染病医院,去那里检查不用等,直接就可以做了。”面对这样的鼎力推荐,实在是让记者哭笑不得。

  而当记者执意要求在首钢医院做肠镜检查的时候,北京首钢医院肠镜科医生的回答很坚决:“请原谅,我们这里不能给你做,我们必须为其他的患者负责。”

  在北京石景山医院的消化内科,记者表示自己经常肚子疼,希望能做一个肠镜彻底检查一下。医生说做肠镜是可以的,但当记者说自己是澳抗阳性患者时,医生的态度马上就发生了改变:“这个我们恐怕做不了,我们只有一只肠镜,给你做完别人没法做了。”

  记者表示不解,医生解释说,澳抗阳性患者具有很大的传染性,每天做肠镜检查的人很多,若消毒技术以及消毒流程达不到标准,很可能让其他的人被感染,形成交叉感染的局面。该医生说,目前石景山医院还没达到可以做澳抗阳性患者肠镜检查的标准,如果他们坚持给澳抗阳性携带者做的话,就等于是违反了上级规定,属于超范围操作。

  记者又打电话咨询了北京同仁医院,消化内科肠镜室的工作人员在电话里对记者说,同仁医院并不经常给澳抗阳性患者做肠镜检查,做是可以做的,但是要凑人数,人数凑齐可一起开一台机器,至于什么时候能凑齐让医院可开一台机器的人数,院方也不知道,也可能是两三个星期,也许是更长的时间,若不凑够人数,机器就一直不对澳抗阳性患者开放。

  同时,同仁医院的工作人员很清楚地告诉记者,如果没有耐心等待下去,可以去协和医院或者北京医院去尝试一下,这两个医院或许可以给澳抗阳性的患者开一个绿灯。

  解放军总医院肠镜检查中心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肠镜检查是可以做的,即使是澳抗阳性也没有关系,但是必须要先做一个血液的检查,才能进行肠镜的检查,在这期间并不能马上就进行检查,需要等待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检查结果出来以后,医院可根据结果进行相应的时间安排。

  北大三院和安贞医院表示患者拿着近期的化验单可以马上来医院安排检查,检查周期较短,即使有澳抗阳性也没有关系。

  北京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所张蔚告诉记者,医院的正规消毒方法是完全可以消灭肝炎病毒的,尤其是胃镜肠镜科这样消毒比较严密的科室,只要按照严格的消毒程序,完全能把肝炎病毒消灭,也不会引起交叉感染。对于三甲以及二甲医院来说,是完全有能力接纳澳抗阳性携带者的肠镜检查的。当然能把消毒做得更加严密和安全就更好了,医院不应该拒绝澳抗阳性患者的检查。

  张蔚还表示,澳抗阳性患者甚至没义务提前告知医院,医院按照常规也应该有能力和信心给患者做检查。

  石景山区卫生局医政科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石景山医院的这种说法非常荒唐,卫生局并没有相关的规定让医院来拒绝乙肝病毒携带者做肠镜检查。二甲医院是完全有能力做这种检查的。肝炎病毒可以杀灭,需要的只是时间和程序上的问题,为肝炎病毒携带者做检查,需要更多的消毒准备时间,和相对更烦琐的程序,医院也承担了更大的风险,这其中不排除医院会有着各种的考虑。

  对于石景山医院说给澳抗阳性患者做肠镜检查是违反了相关卫生部门规定的这种说法,记者查阅了《医院感染管理规范》,在第8条内窥镜室管理规范第二点中 指出,病人进行内窥镜检查前,必须先做肝功能、HBV、HCV标记物检查,异常者,应做好消毒隔离工作,有条件的使用专用窥镜。而并未对医院条件进行限定, 也没有指出什么情况下医院可以拒绝患者。

  这位工作人员表示对于医院来说,若有特殊情况,可以向患者详细说明,但是不能拒绝患者。高女士最终是在解放军302医院顺利地做了肠镜检查,感染科庄英杰医生说,其他医院应尽量放开对澳抗阳性患者检查的限制,这样可以给这些患者更多的信心和信任,也为传染病医院分流一些患者检查的压力。

  记者一番调查下来,尽管解放军总医院、北大三院和北京安贞医院没有对记者进行任何推托阻拦,但对于北京首钢医院、北京石景山医院和北京同仁医院来说,乙肝病毒携带者的就医难题,确实没有解决。尽管按照医院的说法,拒绝也是考虑到更大多数患者的安全,但是我们不能忽视的一个数据是,在我国有着1.2亿像高女士一样的乙肝病毒携带者。身为医护人员,对于这个庞大的数据应该比我们更加熟悉,也更有责任去保护他们正常的就医权利,医生应该很清楚自己所做的消毒措施能否消灭乙肝病毒,有没有必要进行更严格的消毒?或者他们可以反过来想一想,如果高女士和记者并没有事先说明自己的“乙肝病毒携带者”身份,自己一贯的消毒措施是否能够真正做到“为更大多数患者的安全负责”?

来源:人民网-《健康时报》(记者:吴尧)



除非标出来源,照牛排乙肝博客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时请以链接的形式注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zhaoniupai.com/hbv/archives/302.html

本文对你有帮助?可以这样支持照牛排:给本文写点评论;订阅乙肝博客
  • 相关文章

发表重要讲话

提问之前,请先看此文。最好先搜索,再问我

站内搜索

乙肝书籍

最新评论

最近发表

树叶有专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