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考古

  岷江丰水期到来,为期3个多月的四川“彭山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工作告一段落。2017年4月13日上午10时,在眉山市举行了“彭山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发掘成果通报会”。从通报会获悉,目前的发掘面积共2万余平方米,出水文物3万余件,初步发现直接与张献忠大西国相关的文物上千件。新一轮发掘将于今年10到11月份开展,预计其发掘重点或许在于寻找在这处江口战役中的木质沉船。

  从今年1月5日开始,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彭山区文物保护管理所组成的考古队对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进行了3个多月的水下考古工作。随着雨季的到来,岷江水位逐渐提高,彭山江口沉银遗址2016-2017年度水下考古发掘工作于4月12日结束,目前现场考古已经停止发掘,并将在一个月后进行围挡拆除。考古工作将进入到室内整理阶段,文物保护人员将对出水文物进行进一步的保护;考古工作人员同时将对遗址范围内和遗址周边进行系统的考古调查,从而为明年的考古发掘制定较为详细的工作计划。

  新一轮的2017-2018年度张献忠江口沉银水下考古发掘工作,预计将于今年的10到11月份开展。发掘面积将在本次发掘基础上进行拓展,重点寻找发生在这一处江口战役的木质沉船。

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考古发掘近景

文物出水状态

江口沉银发掘现场青冈棒里的银锭

  实证确认“张献忠江口沉银”传说

  据《彭山县志》载:“顺治三年(野猪尖注:1646年),义军张献忠部与明参将杨展决战于江口镇,张部战船被焚,沉没过半,伤亡惨重,败回成都。”张献忠江口沉银一直是历史之谜,其沉银地点历来众说绘纭,史学界也对此长期存在争议,一直是世人关注的焦点。史料记载,张献忠(1606—1647 年),陕西定边县人,张献忠出身贫苦家庭,从小聪明倔强,跟着父亲做小生意,贩卖红枣。他当过捕快,后又来到延绥镇当一名边兵。生性刚烈,爱打抱不平,为此几乎丢了性命。崇祯三年(1630年)在米脂起义,是与李自成齐名的明末农民起义军领袖,和李自成同属高迎祥麾下。张献忠和李自成,也逐渐成为起义军中,势力最大的两股。李自成主要在北方黄河流域发展,张献忠则转头向南进攻长江流域。1643年,张献忠攻下武昌,称大西王。1644年率部攻破成都,建立大西国政权。1646年张献忠顺岷江南下转移财物,遭明朝参将杨展伏击,战败船沉,大量财物沉于江底。

  截至目前,张献忠江口沉银水下考古发掘面积共2万余平方米,出水文物3万余件。本次出水文物数量之多、等级之高,涉及的种类之丰富、时代跨度之大、地域之广,在全国都堪称一项非常重大的考古成果,具有极高的科学、历史、艺术价值。通过此次发掘,基本确认了张献忠江口之战的地点,出水的3万余件文物是确认这一重大历史事件最直接、最有力的证据。据悉,对于发掘出水的金银锭和金银饰品的鉴定研究工作也将随即展开。

金耳环

金戒指


金发簪

  这次发掘出水的文物种类以金银铜铁等金属材质的器物为主,包括属于张献忠大西国册封妃嫔的金册,西王赏功金币、银币和大顺通宝铜币,铭刻大西国国号的银锭 等。此外,还有属于明代藩王府的金银册、金银印章以及戒指、耳环、发簪等各类金银首饰;铁刀、铁剑、铁矛、铁箭镞等兵器;瓷碟、瓷碗、铜锁、钥匙、秤砣、 顶针等生活用具,种类丰富多彩。

天启七年金册,是1627年明朝廷册封郡王妃的金册

西王赏功”金币

ZXZ1.jpg

“西王赏功”银币

“大顺通宝”铜币

  部分银锭、金银册等文物上详细记录其年代、地域等信息。从时代上看,从明代中期延续至明代晚期;从地域上看,这些文物记录的地域北至河南,南至两广,西到四川,东到江西,范围含括了明代的大半个中国。

铁矛


五十两银锭,黑市上卖六、七万块钱

  野猪尖注:自唐朝以来,我国重量单位并非十进制,是十六两一斤。这种重量单位一直被五代、宋、元、明、清各朝沿用,古代的一两是37.30克,五十两约合1865克。

  应该说本次出土的文物是明代中晚期社会生活、政治、军事等方面最直接的展示,3万余件出水文物对研究明代的政治史、经济史和军事史等具有重要的意义。


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河道围堰考古

  中国首次内水围堰考古

  这次考古发掘不仅是四川首次开展的水下考古发掘项目,也是中国考古界首次在内水区域开展围堰考古。发掘区位于岷江河道中,江水的流量具有季节性的特点。每年的发掘时间选择在岷江的枯水期,即当年的11月底至次年3月底。枯水期,岷江水面距离河床表面的距 离约为2-3米,河床表面至河底基岩的距离约为5-6米。河床表面向下发掘约3米开始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