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肝掌是怎么回事?注意:乙肝特效药信息 »

浙大乙肝学子致杨卫院士的求助信

  按理说,作为中国最高学术学府,中国科学院应该知道乙肝病毒的传播途径主要是血液、母婴和性接触,日常工作、学习和生活接触根本不会传播乙肝病毒。即使偶有传染,多数成年人也能依靠机体的免疫力清除病毒,为何也要搞乙肝歧视?

  2009年考研正在报名。浙江大学的大四学生雷闯,毕业后很可能被推荐到中科院读研。但因患有乙肝,多方咨询后得知自己很可能被拒。情急之下,他用了2615张纸,1046张邮票,523个信封,向分布于全国各地的523名中科院院士写了523封求助信。2008年9月9日,信件被批量寄出。

雷闯

  据雷闯称,有十几家媒体直接或间接地和他联系,但没有一家敢报道,因为他们面对的是中国最高的学术机构。雷闯希望广大战友、广大网民能把他的求助信转载到网络上,让每一个网民都知道中科院的乙肝歧视,都来讨论中科院的乙肝歧视。

  以下是雷闯给中科院院士、浙江大学校长杨卫的信。内容有点长,有些句子读起来也比较吃力。还好,情真意切,说出了我们乙肝携带者的心声:


  我叫雷闯,现就读于浙江大学材料与化学工程学院生物工程专业,现已本科大四。家不富裕,来自农村。家境虽不甚好,但兄弟两人均榜上有名,荣耀乡里,为父母争光。父母供我兄弟二人上学,甚为艰难,只盼我兄弟二人有出头之日,得以摆脱祖祖辈辈农民之身。父母虽苦,但每每念此,心里必甜。

  然而所有美好愿望,皆因我兄弟二人携带乙肝病毒而改变。去年兄长大学毕业,本谋得理想工作,然入职之时,所聘公司以查出携带乙肝病毒为由,将我哥拒之门外。昔日美好愿望与今日的乙肝歧视,如此落差,整个家庭顿时跌入无底深渊。从那时起,我开始关注乙肝,关注乙肝病毒携带者。

  勤奋的我,成绩优异,根据排名及学校规定,或有保送外校研究生的机会,中科院当属首选,便试图联系中科院北京过程工程研究所。然而携带乙肝病毒的身体状况让我产生忧虑与警惕,于是,我联系了中科院北京过程工程研究所的学姐,打探该所在招研时是否存在乙肝歧视。学姐的回复让我甚为惊讶,其原话如此“据我所知,基本没有被我所录取的可能。我知道好几个类似的例子,比如北京化工大学有个年级第一的考到我们所,因为是乙肝携带者,即使考研分数特别高,最终也因为携带乙肝病毒被拒了。好像不只是个别院所,保守估计在北京的中科院各所由于生源充足,似乎大部分都存在这个现象”。热心的学姐便建议我出国读研,因为国外并不存在乙肝歧视。

  心存侥幸的我还是拿起了电话,向北京过程工程研究所研招办的老师咨询。老师是这样回复的:“我们这边的竞争很激烈,如果保研的话,由于你是乙肝病毒携带者,和其他的同学比起来,你肯定处于劣势。同时研究所的导师也不愿带乙肝病毒携带者的。我建议你还是联系其他学校吧,你到我们所有很大的风险。”老师的话无疑是告诉我,我几乎没有被他们录取的可能,现在就连我的最后一线希望也断了。

  焦急的我在中国最大的乙肝病毒携带者互助网站“肝胆相照论坛”求助,从乙肝战友(乙肝病毒携带者之间的称呼,意喻“战胜乙肝病毒、战胜乙肝歧视”)那里得到了《中科院招研乙肝歧视的调查》。这个调查是众多的乙肝战友通过电话和邮件的方式完成的。《调查》显示,在中科院系统的113个招生单位中,竟有90多个(占了83%)单位在招研究生时存在乙肝歧视。看了《调查》之后,我很失望。

  我原以为,仅仅是北京过程工程研究所存在乙肝歧视,没想到几乎遍及中科院的所有院所。有多少乙肝学子报考中科院?有多少学子因为携带乙肝病毒而被拒之门外?有多少学子因为乙肝而不能踏入中国最高的学术学府?有多少乙肝学子被迫到没有乙肝歧视的国外求学?更让我吃惊的是,在报考中科院遭受乙肝歧视的这么多乙肝学子当中,似乎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了自己的平等受教育权而呼吁,哪怕就那么一句。

  在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屠杀纪念碑上,铭刻着一位名叫马丁.尼莫拉的德国新教牧师的话:“在德国,起初他们(纳粹)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如果连乙肝病毒携带者都不争取自己的平等受教育权利,还会有谁来帮你争取这些权利?我时常告诫自己,不能因为自己现在还没有遭受不平等待遇而无动于衷,因为等到我遭受这些不平等待遇时,也没有人来为我说话。而这也正是我向您写求助信的原因。

  您知道吗,因遭受乙肝歧视而杀人的浙大学生周一超的母亲现在过的是如何孤苦伶仃的生活?周一超12岁丧父,是勤劳的周妈妈一手将周一超抚养成人。“我现在是过一天算一天,没有希望只是空虚的活着。我对自己说:不为自己活着,你也要为别人活着。”“我自己知道我是为所有关心和帮助过我的人而活着的,不辜负大家对我的一片真情。”这此话摘自周妈妈给我的回信。而当我去嘉兴看望周妈妈的时候,周妈妈是这样跟我说的,“你们来看我,我非常欢迎!就是孩子回家了,我一定要烧顿饭给你们吃。”是呀,从现在开始我也是周妈妈的孩子了。她已一无所有,所剩的只是我们对她的一些关爱。

  您知道吗,在学校我总是多做一些乙肝知识的科普活动,我也曾举着写有乙肝科普知识的牌子到杭州的街头,我所做的这一切只是想让更多的人了解乙肝知识。

  您知道吗,我总是尽可能地帮助那些即将毕业、可能面临乙肝歧视的学长们。我只是希望少一些乙肝歧视,少一些乙肝歧视背后家庭的担忧。

  您知道吗,我曾在中国移动公司的门口举着牌子,抗议中国移动以乙肝携带为由拒绝录用浙大的学子,而他们却报了警。我只是希望少一个歧视乙肝的公司,少一个遭受歧视的乙肝战友。我们曾就中国移动的乙肝歧视问题向劳动保障局、劳动监察大队举报,但他们却置之不理。

  您知道吗,国家早就出台了《传染病防治法》、《关于维护乙肝表面抗原携带者就业权利的意见》、《就业促进法》、《就业服务与就业管理规定》,包括杭州在内的很多城市也出台相关规定,要求入职体检时禁止检查乙肝。但是,医院照查不误,公司照检不误。

  您知道吗,一些携带乙肝病毒的孩子从小就不能上幼儿园,只能把地上的蚂蚁当成自己的伙伴,而这些乙肝妈妈却只能向全国妇联写联名信求助。

  您知道吗,有个父亲打电话给我说他要和他的孩子一块自杀,不是因为他的孩子高考成绩不理想,而是因为打电话跟报考的学校咨询的时候,学校老师说如果要上学,就必须休学,直到把“病”治好为止。而这孩子的肝功能是正常的,按照《普通高等学校招生体检工作指导意见》,身体是完全合格的。

  您知道吗,中科院招研时歧视乙肝携带者的事情,我都不敢跟父母提起,因为他们已经为哥哥找工作遭受乙肝歧视而伤过一次心了,我不想再有第二次。人心都是肉做的,刺一下都会痛,痛的次数多了,心也就碎了。

  我坚信中科院在增选院士的时候是不存在乙肝歧视的,那为何在招研究生的时候却存在乙肝歧视?我也相信其他国家的最高学术学府也是不会有乙肝歧视的,也不希望加上一个“中国特色”就让一切的乙肝歧视顺理成章。科学的目的是为人类服务的,而中科院在招研时却存在乙肝歧视,不知这是否与科学的宗旨背道而驰?

  您乃一校之长,国家院士,乃学术之集大成者,自会是明事理、懂科学的,当然也能科学地对待乙肝,不会有任何的乙肝歧视。而我和像我一样的成千上万的乙肝孩子却终究是进不了中科院的。难道您忍心眼睁睁地看着这么多优秀的孩子因为乙肝而不能到中国的最高学术学府深造学习?难道您忍心眼睁睁地看着这么多孩子的父母那忧愁的眼神?难道您忍心眼睁睁地看着众多的乙肝学子到没有乙肝歧视的国外求学?

  我有一个梦想,中科院在招收研究生的时候能够接纳我和像我一样的乙肝孩子。

  我有一个梦想,我的父母和成千上万的乙肝父母不会因为孩子不能保送中科院、不能报考中科院而烦恼、惆怅。

  我有一个梦想,待我学业有成时,能够报答将我兄弟二人培养成材、付出无数艰辛的父母。

  我有一个梦想,乙肝病毒携带者在求学、工作和生活当中不再遭受歧视,我们可以向周围的人们坦坦荡荡地说,我们是乙肝病毒携带者。

  我希望,作为长辈的您,能够理解因为携带乙肝病毒而不能保送中科院的那些可怜孩子的心情;

  我希望,作为父母的您,能够理解我的父母把我们兄弟双双培养成才,却都要遭受乙肝歧视的那份担忧与烦恼。

  我希望,作为老师的您,能够理解我寒窗苦读十六载却因为携带乙肝病毒而不能保送中科院那莘莘学子的苦恼。

  我希望,作为院士的您,能够理解众多优秀的乙肝学子不能进入中科院为国出力或只得到没有乙肝歧视的海外求学的那份无奈。

  我企盼,作为长辈的您,能够在中科院各院所奔走疾呼,让我在保送中科院时不受乙肝的困扰,让像我一样的乙肝孩子在报考中科院时不再遭受乙肝的歧视。

  我企盼,作为父母的您,能够在中科院各院所奔走疾呼,让我的父母不再为我的保研之事担忧,让像我父母一样的成千上万的父母不再为他们的孩子担忧。我的父母已经因为我哥找工作遭歧视而痛过一次了,我不想让更多的父母去承受那份痛。

  我企盼,作为老师的您,能够在中科院各院所奔走疾呼,让我们寒窗苦读十六载而不会付之于空。

  我企盼,作为院士的您,能够联合浙大的院士,能够联合中科院内更多的院士,在中科院各院所奔走疾呼,让占中国人口近十分之一的乙肝病毒携带者为科技兴国出一份力,让众多优秀的乙肝学子不再流失海外,不要让祖国损失这么多优秀的人才。

  我企盼,作为浙大校长的您,能够和中科院院长、我们的老校长路甬祥院士反映中科院乙肝歧视的现象。我相信如果路甬祥院长知道中科院的乙肝歧视现象,肯定不会置之不理的。曾从学长处听闻,在路甬祥院士担任校长时,青岛海尔曾来浙大招聘,并允诺所应聘的浙大学子一定的条件,然而当浙大学子到海尔入职时,海尔却不兑现先前允诺的条件,于是在海尔工作的浙大学子便向路甬祥老校长求助。平易近人,关心同学利益的路甬祥老校长一气之下派专车将在青岛海尔上班的浙大学子接回学校。从此,在浙大的招聘会上再也没有出现过海尔的身影。

  在我写这封求助信时,代表的不是我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代表的不是我一个乙肝病毒携带者,而是中国千千万万的乙肝病毒携带者;代表的不是我雷闯一个家庭,而是千千万万受乙肝歧视困扰的家庭。这封求助信也将是一封集体求助信。在这封信里写着所有像我一样的乙肝学子的心声,在这封信里装着所有乙肝父母的期盼,这封信也必将承载着所有乙肝学子的希望。您也是做父母之人,盖能理解孩子的这份心,父母的这份情。不歧视、不偏见,方和谐。

  如果连中科院的院士都解决不了在保送研究生、招研究生时存在乙肝歧视,那么就让这个歧视永远存在吧。一个弹簧被压迫越厉害,它所释放的能量也与被压迫的程度成正比。而我却终将不会放弃中科院在招研时不再乙肝歧视的梦想。

  我欲保研的北京过程工程研究所接收外校推免生报名的时间到10月9日才截止,我希望在我推免的过程中能和其他的学生公平地竞争,不要再夹杂着任何的歧视。我也希望中科院各院所在2009年研究生招生过程中不再有乙肝歧视。乙肝问题就像艾滋病问题一样,不是你去歧视它就能解决的,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权终是每一个公民的合法权利。

  今日教师节,祝您教师节快乐!

  求助人:浙大布衣学子,雷闯

2008-9-10教师节


  PS1:看了该信,如果您有所感触,可以通过以下方式加以帮助:

  1、写信给其他的中科院的院士,中科院的研究所,向他们反映此情况(当然这些研究所是知道这自己乙肝歧视的,不过应该没有见过有人写信向他们反映)。我这里有中科院所有研究所和523名院士的名单,包括邮箱,邮编,地址。如需要,请邮件(yutiangoudan#163.com)联系。

  2、帮我联系您所认识的记者。希望中科院乙肝歧视的事情能够得到广泛的关注。

  3、如果您有亲戚在中科院上班,可以向他们反映此情况,并说服他在他所工作的中科院研究所请不要乙肝歧视。

  4、如果您有认识的朋友、同学在报考中科院时遭受乙肝歧视,可劝他不要再沉默,应该为维护自己的平等受教育权而站出来。

  5、如果您觉得帮不了我什么,请善待周围的每一位乙肝病毒携带者。

  PS2:要报考中科院研究生博士生的同学,可与我联系,我这里有几乎所有中科院研究所是否乙肝歧视的资料。如果您运气好的话,您报考的那个学校或许不会有乙肝歧视(有少量的中科院研究所不存在乙肝歧视)。

相关阅读:中大考研不再拒绝乙肝考生

  今年,中山大学对于报考临床医学专业学位或口腔医学专业学位的考生要求有所放宽,原先规定报考者必须“乙肝表面抗原阴性”,这一要求今年不再写入招生章程。另外,其他专业也不要求“乙肝表面抗原阴性”。



除非标出来源,照牛排乙肝博客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时请以链接的形式注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zhaoniupai.com/hbv/archives/253.html

本文对你有帮助?可以这样支持照牛排:给本文写点评论;订阅乙肝博客
  • quote 1.zhaoniupai
  • 1.快乐每一天

    支持你,一定要坚持到底,强烈抗议那些歧视乙肝病毒携带者单位!!!
    2008-10-12 15:12:02 回复该留言
    2.beyond

    我也是乙肝大三阳,就读于211普通高校,也争取保研,与你相比,我很惭愧。我不敢说自己是携带者,没勇气去面对这些问题,对不起。[REVERT= 于 2008-11-19 12:32:44 回复][/REVERT]
    2008-10-14 15:42:10 回复该留言
    3.GoingCrazy

    感谢你,雷闯!我希望加入一个这样的群体。感谢乙肝博客!
    2009-3-1 9:15:30 回复该留言
    4.GoingCrazy

    谢谢雷闯!谢谢所有勇敢站出来的朋友!
    我希望加入一个这样的群体。
    2009-3-1 9:19:33 回复该留言
    5.胡波

    乙肝病人团结起来,向社会宣战,向国家讨说法,那里有压迫,那里就有反抗。
    2009-3-8 14:56:41 回复该留言
    6.嘉宝

    认为雷闯炒作者,他们是社会垃圾,请他们吃大便,要不用针头刺他们,让他们分享并感受作为乙肝病人的欢乐和痛苦!
    2009-3-8 15:08:29 回复该留言
  • 2010-4-10 9:26:04 回复该留言

发表重要讲话

提问之前,请先看此文。最好先搜索,再问我

站内搜索

乙肝书籍

最新评论

最近发表

树叶有专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