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东银行医院的治疗性乙肝疫苗遭查处肝移植需要多少钱? »

赵忠祥与亿干王

赵忠祥

  2004年8月30日,新华网浙江频道报道了“亿干王”广告被浙江省工商部门点名批评的新闻。很快,全国各地受到该药物广告欺骗的乙肝患者纷纷向主管部门投诉,指责“亿干王”肆意夸大乙肝治疗疗效的行为。更多的人把心中的怒火投向了在广告中频频露面,对产品的药效旁征博引,娓娓道来的主持人身上。而这个主持人的身份也在广告中以醒目的字眼标出:央视著名主持人赵忠祥

  “蚂蚁,节肢动物门,昆虫纲,膜翅目,蚁科。我国是食用蚂蚁,蚂蚁入药的故乡,据《本草纲目》记载……”当这段文字,在电视中配合着蚂蚁活动的镜头,用赵忠祥舒缓、富有磁性的男中音播出时,很多人都以为这是一集关于蚂蚁的《人与自然》节目。但接下来的场景却告诉观众,这是乙肝药物亿干王的一则广告。

  广告是以讲座的形式进行的,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赵忠祥。他用标准的普通话,一字一眼地告诉观众蚂蚁的药效“滋补肝肾,补气养血,强筋壮骨……”其中功效最突出的就是拟黑多刺蚁。

  随即,在座的两个头发花白的“肝病专家”立刻讲述起从拟黑多刺蚁体中提取的生物活性物质——蚁原(音),药效有多么的强大。而这种乙肝药的主要构成部分就是这个蚁原。一个专家说:“(亿干王)乙肝胶囊这个发明对人类是一个很大的贡献。在根本上抑制了乙肝病毒的复制。”

  接着,就是“被治愈患者”的现身说法。一个中年男人对着话筒一字一顿地说:“我们一家三口,几乎同时吃的亿干王,吃了两个疗程以后呢,我到医院一检查,三项指标有了明显的下降,四个疗程以后呢,我和儿子都转阴了,我爱人也从大三阳变成了小三阳,又吃了一个疗程,就好了,是亿干王救了我们全家。”

  在热烈的鼓掌声中,画面变成了解说亿干王效果的动画。一个中气十足的男声在片中解说该药品中的生物活性成分蚁原,是如何进行四阶段全程发挥药效的。结束的时候,这个男声告诉观众该药能“让广大乙肝患者彻底摆脱乙肝困扰”,有“10万名患者得到了康复”。

  据该广告的说法,这个产品在“北京、广州、武汉、成都、天津、上海、沈阳……成为最畅销的乙肝药物”。

亿干王

  9月6日下午,记者根据电视广告上的电话,打到自称是亿干王杭州咨询中心处,接电话的工作人员不厌其烦地对记者说:亿干王是拥有国药准字号的乙肝良药,一大盒亿干王装有10小盒,可以吃一个月,成人每日3次,一次4粒,不拆零,560元一盒。小三阳患者服用该药五六个疗程,大三阳只需六七个疗程即可转阴,并且不会反弹。

  记者称亲戚已经肝腹水了,亿干王是否还有效。该咨询中心人士立刻说:“是不是肝硬化了?我们亿干王对这样的病一样有效。”他说,服用亿干王半年,可以治愈肝纤维化;对于早、中期肝硬化也可治疗,一部分肝硬化患者可以治愈。记者发现,亿干王说明书的适应症仅是“养肝益肾,清利湿热,适用于慢性乙肝,肝肾亏虚,兼有湿热的患者,对目黄、尿黄、肝区疼痛、纳差乏力、脘闷恶心等症状有改善作用”,并没有提及该药可以治疗肝纤维化、肝硬化。

  多长时间才算是一个疗程?该工作人员称要三个月,而记者在一些购买此药的患者口中得知,他们购买时商家告诉他们一个月为一疗程。

  那如何来确定患者要服用多少疗程?电话那头告诉记者,只要口述患者现在的病情就可以了。而在郑州,一家售卖亿干王的药店营业员称,只要确诊是乙肝,化验结果要不要都行,也没有必要将病人带来,只管吃药就是了。营业员还说,亿干王是他们销售的乙肝药中卖得最好的。一位中年男子为10岁的孩子咨询亿干王,营业员立即告诉中年男子,小孩也可以服用亿干王,每次用量比成年人少一粒即可。

  一个亿干王销售商在接受记者咨询时不耐烦地说:“赵忠祥和那么多专家都说它好,能骗人吗?”

  郑州大学二附院消化内科教授郑鹏远说:“乙肝发病机理很复杂,同样是大三阳,根据传染途径转氨酶是否正常等情况,治疗时需要由专科医生为病人提供一套个体化的治疗方案。什么时候用药,什么时候调整用药,都需要在化验结果的基础上做出决断。”

  关于乙肝患儿的用药应更慎重,一般情况下,患儿的免疫系统难以识别乙肝病毒,转氨酶不会升高,乙肝病毒暂时不会产生危害,一般不主张治疗。即使用药,也应比成人更慎重。对于小三阳患者,如果肝功能正常,治疗起来效果并不明显,只需定期复查即可。

  记者为此采访了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相关人员。一位官员告诉记者,药品广告极难管理,常有登出的广告内容与批准内容对不上号的情况。面对形形色色的药品广告,患者应多加谨慎,还应以药品说明书为准,因为说明书是经药监部门严格审批的。

  其实,国家工商局,卫生、药监部门对医疗广告的管理早有明文规定:处方药不能在大众媒体作广告,广告中不得涉及治愈率;不得利用患者或他人的名义进行宣传;不得宣传疗效。

  据亿干王杭州咨询中心的工作人员说,亿干王的主要成分为蚂蚁、甘草、茵陈、枸杞子。在亿干王的广告中,多处宣称“科研人员从拟黑多刺蚁体中提取的生物活性物质——蚁原,对肝脏疾病具有独特的作用,被医学界誉为生物钻石”。而亿干王所谓的四阶段治疗中,也贯穿了对蚁原药效的吹嘘,冠以“神奇”的名号。

  记者在采访中医学专家时了解到,蚂蚁治疗乙肝始于上世纪90年代,主要机理是蚂蚁有调节人体免疫系统的作用;甘草有消炎作用,茵陈可清热利胆,枸杞子也能起到滋补肝肾的作用。病人服用后会有一定效果,但很难达到广告上宣传的效果。

  中国中西医结合肝病专业委员会委员、河南省中医药研究院附属医院消化内科副主任侯留法说,中药在某些疾病的治疗中,有其先天优势,但并不像某些广告上说得那样神乎。由于长期的夸大宣传,久而久之,患者会对中药产生误解,甚至有人认为,只要是大包小包的中药,就是骗人的。曾几何时,中药已经成了假药、劣药的代名词。不少老中医不无忧虑地说:“我们不要自己打倒自己!”

  侯留法很严肃地对记者说,中医治疗肝病的优势主要体现在辨证施治,中医把乙肝分为很多征型,如湿热内蕴、肝郁脾虚、肝脾血淤等。根据病人表现出来的不同症状,进行有针对性的治疗。不分青红皂白、不分征型地胡乱吃药,效果难以预料,甚至可能有意外发生。运用中药治疗乙肝,有转阴的可能,但就目前情况看,转阴率并不高。很多情况下,治疗的主要目的是阻止病情向肝纤维化、肝硬化方向发展。

  乙肝病发病的机理比想像的要复杂,目前无论西药还是中药,世界上还没有一种能直接杀死乙肝病毒的特效药物。只有通过抑制病毒复制,同时调节机体免疫力,才能有效控制乙肝。单靠一种药物彻底治愈乙肝病,短期内很难实现。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乙肝专家告诉记者:广告中说到的“四位一体”,说到底就是涉及了抗病毒保肝调节免疫等几个方面,这是目前乙肝治疗的几个原则,并非所谓的亿干王的独创与突破。而且现在也不可能如其所说能一一解决,果真如此,诺贝尔医学奖非其莫属。

  记者辗转找到了一个曾经受过亿干王骗的患者。

  2003年8月5日,家住辽宁省鞍山市王某被查出患有乙肝小三阳,病毒数达86000。“这样的结果,单位肯定不会和我续签合同了。我没工作家里人吃什么啊!”为此,王某去了鞍山市二院接受治疗。

  因为发现得早,王某在医院的精心护理下,到2004年4月10日为止,病毒数降低到了1300。医生批准出院,同时告诉王某:“只需进行例行的药物治疗即可。”

  据王某回忆,从4月10日到4月28日这段时间里,亿干王在当地开始大做宣传,每天电视台的广告时间长达1个多小时。

  王某说:“里面的那些专家我不认识,但中央电视台的赵忠祥我们全家都认得。当时广告给我的印象是赵忠祥对其推崇备至。特别广告中说能根治,我们全家都被打动了。”

  “既然这药又便宜又管用,为什么不买回家吃了试试呢,所以我立即到当地的兴盛大药店买了亿干王。”吃了亿干王后的王某很快发现不对劲,“从2004年4月28日开始,一共吃了两个月的亿干王,花费1120元。可是,得了乙肝后那种身体没劲、乏力的症状又一次出现在我身上。”

  于是他再次去当地医院进行了抽血化验。“结果令我目瞪口呆,病毒数从出院时候的1300暴增到46000。”

  王某当即向医生反映自己服用了亿干王,结果他被告知,在医院的内部刊物上根本就没有这种药物的介绍。医生告诉他,这就说明医院从没承认过这药有用。

  感觉被欺骗的王某立刻打电话到亿干王的销售热线询问,谁知对方告诉他这是由于没有服满疗程所致,要王某继续服用。才服了两大盒,病毒数已经暴增到吓人的地步,王某当然不敢再次服用。面对记者的采访,王某哽咽着说:“我被亿干王骗了,赵忠祥是帮凶。”

  8月30日,新华网浙江频道发表了一篇名为《省工商部门曝光一批违法医疗广告》的新闻,报道中直接指出了药品和医疗器械广告违法“三招”,分别为:不科学地宣传药品、医疗器械功效;药品、医疗器械广告内容未经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批准擅自发布广告;利用患者的名义证明药品功效。其中,亿干王广告更是作为违规典型被点名。

  随后,记者又在青岛市工商局广告监测中心2004年4月发布的广告监测情况通报中查到,亿干王复方蚂蚁养肝胶囊赫然在列,其违规表现为:利用专家、消费者的名义、形象作证明,使用与药品相混淆的用语,以及直接或间接地宣传治疗作用等。

  在8月30日的新闻报道在网络上流传之后,对于亿干王发布违规广告的讨伐之声首先在网络上掀起了浩大的声势,回应最少的帖子也会出现十几个充满火药味的跟帖。在对广告本身进行谴责的同时,在广告中以主持人身份出现的赵忠祥也成为被攻击的头号对象。“骗子”、“昧良心”以及“赚黑心钱”……网友们用这些词语来谴责赵忠祥,表达自己的愤怒。

  于是,记者尝试与身处北京的赵忠祥联系。联系了几天,赵忠祥始终没有接电话,直到9月6日上午,出人意料的是他给记者回了电话。在电话中,他“惊闻”这个消息,才知道自己又惹上了麻烦。随后其谈吐明显失去了主持节目时的平和。

  “我绝对不可能专门给他们做广告,因为我们台里有规定,主持人不准做商业广告的。”赵忠祥很坚决地说,“那厂家一定要拿出有我亲笔签名的广告合同来,如果他们拿不出,那就是对我的侵权。”

  紧接着,赵忠祥一再对记者表示,这一定又是别人利用拼凑画面的形式做的虚假广告。但当记者告诉他,亿干王销售方介绍说这个广告是去年在中央电视台2套录制的一个科普讲座时。赵忠祥的语速又加快了,愤怒溢于言表:“太无耻,太无耻了,他们这是陷我于不义!”

  赵忠祥要求记者为他澄清:“本来一个讲座播一次就完了,厂家把这段节目弄去做广告,一次又一次地播,这样做就是见利忘义的行为。”

  他告诉记者,一个叫“木竭胶囊”的药品也称他为其做过广告,甚至还有模有样地说,去年10月26日赵忠祥参加了该药品生产厂商在人民大会堂举办的一次活动,并发言讲述了“木竭胶囊诞生的重大意义”。“我的律师王富已经在和那个厂家交涉了,要求他们一是停止侵权,二是公开道歉,三是赔偿损失。”赵忠祥以此为例辩解说,“这些厂家太那个了,明明用了我的形象,我去交涉还不理不睬的。”

  在采访中,对于亿干王广告中使用他形象的问题,赵忠祥向记者进行了详细了解。他表示,很感谢记者向他提供信息,并希望记者能把材料给他,对于这个广告他也会进行慎重的调查,然后和他们交涉。

  相关链接:

  江苏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关于发布2005年第8期违法药品广告公告的通知(总第34期)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关于印发2006年第1期违法药品广告公告汇总的通知

来源:《周末》(记者:周益、朱贻军、王丽娜)



除非标出来源,照牛排乙肝博客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时请以链接的形式注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zhaoniupai.com/hbv/archives/91.html

本文对你有帮助?可以这样支持照牛排:给本文写点评论;订阅乙肝博客
  • 相关文章

发表重要讲话

提问之前,请先看此文。最好先搜索,再问我

站内搜索

乙肝书籍

最新评论

最近发表

树叶有专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