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宗鼎法:什么药都不用也许更好CCTV新闻调查:《乙肝歧视》(下) »

CCTV新闻调查:《乙肝歧视》(上)

  主持人:生活中有这样一类人,他们是乙肝病毒携带者,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澳抗阳性,大三阳,小三阳。这样的人在我国,每10个人中就有一个,因此可以说,乙肝病毒可能就存在于你、我或我们的亲戚朋友身上。

  有的人认为,乙肝的传染比“非典”还可怕,也有人认为,乙肝不过像感冒发烧一样平常,无需过于恐慌,而我们每个人对乙肝病毒携带者的态度,影响着他们工作和生活的方方面面。关心这1.2亿的庞大人群,也就是关心我们自己或我们的亲戚、朋友。今天的《新闻调查》将和您一起关注乙肝病毒携带者的生存状况。今天我们的调查是从一起非常极端的案例说起的。

  每年的盛夏,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告别十几年寒窗苦读,迈向憧憬已久工作岗位的季节。我们要在这座江南小城里寻找的采访对象周一超也是今年的应届大学毕业生。与其他毕业生不同的是,周一超现被关押在嘉兴市某看守所。对他而言,今年的夏天,以及今后的许多个夏天,都将完全是另外一种生活。

  周一超:感觉自己很失落,感觉这个社会已经抛弃了我。

  今年4月3日下午3时,周一超来到嘉兴市秀洲区劳动人事社会保障局511办公室,短暂交谈后突然用水果刀将在此办公的人力资源开发科科长刺死,录用调配科科长刺成重伤。

  周一超:不知道怎么会做出这件事情,我现在也很后悔。

  周一超,22岁,被捕前是浙江大学农业与生物技术学院学生。12岁时父亲因脑溢血去世,一直与母亲相依为命。在老师眼中,他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赵建明(浙江大学农业与生物技术学院党委副书记):我们刚听到这个事情以后我们感到很震惊。(周一超)应该讲学习也是不错的,为人也是做得不错的一个人。他自己主要有一个薄弱方面,他性格上面可能有点偏内向。

  这样的学生为什么会行凶杀人呢?事情要回溯到今年的1月23日,周一超报名参加了嘉兴市秀洲区政府招收9名公务员的考试。经过一系列的笔试、面试,周一超在157名学生中脱颖而出,名列综合成绩第八。如果体检合格,周一超就有可能成为他所向往的公务员。

  周一超:体检完了我就觉得没什么好多想的,就是等着它录取嘛。

  在4月3日下午去了秀洲区行政中心询问此事。出乎他的意料,接待他的工作人员告诉周一超,他因体检不合格而被淘汰。

  周一超:他说这就是你的单子,有小三阳。

  记者:你当时体检的时候有没有担心自己有什么问题?在体检这一关被拿下,没有担心过?

  周一超:自己身体一向来都挺好的,怎么会这样?就是一下子接受不了。就是脑子一下子很乱,很糊涂,人好像精神上就是崩溃了一样。

  记者:周一超当时没有被录取究竟是不是因为身体的原因?

  张俊(嘉兴市秀洲区人事劳动社会保障局局长)那么体检就是按照有关标准他是不合格。所以他就不能进入下一个程序。

  记者:按照什么有关标准?

  张俊:就是按照浙江省国家公务员的录用体检标准。

  《浙江省国家公务员录用体检标准》第五条明确规定,乙肝三系检查为大三阳、小三阳者为不合格。

  记者:当时周一超体检的那个报告包括化验单什么你们都有吗?

  张俊:这个是他的化验报告单,这里面有三个阳性。

  周一超的体检报告单上,医生的意见是乙型肝炎病毒小三阳,按浙江省人事厅2001年26号文件体检为不合格。

  记者:反过来说如果浙江省没有这样一条规定,即使是小三阳的人也可以被录用国家公务人员,可能这起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张俊:最初报名的时候有157名,周一超通过自己的努力通过了笔试、面试,最后应该说也是这方面的佼佼者。但是由于有了这个体检的问题他不能被录用,我们也觉得很遗憾的。

  那么,乙肝小三阳是怎么回事呢?人们为什么会对它如此戒备呢?医学专家又是如何看待它的呢?它与我们常说的乙肝又是什么关系呢?

徐道振,肝病专家、卫生部肝炎防治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

  徐道振(卫生部病毒性肝炎专家咨询委员会专家):表面抗原阳性,e抗原阴性,e抗体阳性,肝功能正常,B超也正常,这个叫做小三阳的携带者,这类病人传染性很小了

  徐道振,我国著名的病毒性肝炎防治专家,尤其对乙型肝炎有较深入研究,现为卫生部病毒性肝炎防治领导小组成员。

  徐教授向我们解释:乙型肝炎是病毒性肝炎的一种,在我国它属乙类传染病。人们常说的两对半则是乙型肝炎的五项检测指标。在乙肝“两对半”化验中,人们习惯把表面抗原(HBsAg)、e抗体(抗-HBe)、核心抗体(抗-HBc)这三项同时呈阳性称为“小三阳”,这时机体病毒复制相对静止,病毒含量相对较低。把表面抗原(HBsAg)、e抗原(HBeAg)、e抗体(抗-HBe)这三项同时呈阳性称为“大三阳”。这时机体病毒复制相对活跃、病毒含量较高。

  记者:澳抗阳性是怎么回事?

  徐道振:澳抗阳性就是我们说的表面抗原阳性,所谓大三阳、小三阳必须是表面抗原阳性,澳抗阳性,否则不叫大三阳、小三阳。

  记者:是不是就是说我们平常说谁谁谁是澳抗阳性,那他不是小三阳就是大三阳?

  徐道振:对!含两个内容,含小三阳和大三阳。

  医学上认为,乙肝奥抗阳性的人,只要肝功能正常,就不能算作乙肝病人,而被称为乙肝病毒携带者。周一超就是这样的乙肝病毒携带者。

  记者:我很希望您给我一个很关键的概念,就是乙肝病毒携带者,究竟算不算健康人?

  徐道振:乙肝病毒携带者,你要说健康那就不合适,因为表面抗体阳性的病人往往肝细胞里面或多或少的还有些病毒存在的,在医学上严格来说是不行的,但社会上应该把他们作为健康人来对待。

  专家还提醒乙肝病毒携带者大概有三分之一的人会携带终生而不发病,另有三分之一可能会发作转为乙肝病人,在发病的这三分之一人群中大约有30%的人会因为治疗不及时而导致肝硬化,因此乙肝病毒携带者虽然不能当做病人对待,但也要加强随访。经过调查,我们可以肯定,正是由于周一超在此次体检中被查出乙肝小三阳,从而使他的梦想破灭。那么,乙肝小三阳带来的就业障碍,在毕业生中是否仅仅存在于周一超一个人身上呢?

  记者:以往毕业生分配的时候有没有这种情况?就是用人单位对于乙肝病毒携带者的学生不予录用,把他们退回来?

  林夏芬(浙江大学就业指导服务中心主任):有这个情况,学生签了协议或者是拿到报到证,因为是小三阳被用人单位退回来了。浙大去年就有八位同学,今年有十三位同学,那么这当中有研究生也有本科生。

  记者串场:采访中,周一超多次向我们表达对被害人家庭的忏悔和对母亲的愧疚,不断反思自己的行为和心理。在采访时,我一直在思考这样的问题:一个在老师和母亲眼中风华正茂的大学生竟然犯下如此残忍的血案。个中原委确实值得我们的探究:比如说周一超个人的性格缺陷、大学生就业心理问题等等。然而,其中有一条原因不容我们忽视,这就是造成周一超不能如愿成为公务员的直接原因,他本人是个乙肝病毒携带者,我们在调查中了解到,全国共有1点2亿多乙肝病毒携带者,占总人口的10%,那么,他们的生活境遇又是怎样的呢?是否也会因为相同的原因受到类似的限制呢?

  我国是肝炎高发地区,据流行病学调查,目前全国共有1.2亿人是乙肝病毒携带者,面对这样一个不容忽视的群体,我们希望能够面对面地接触他们,了解他们的工作和生活。在网络的搜索引擎里随意键入“乙肝病毒携带者”,就会弹出许多相关网站。我们以《新闻调查》的名义在其中的一个网站发了帖子,表示希望了解到更多乙肝病毒携带者们的生活状况。结果不到半个月我们就收到了近千封反馈给予支持。但是,其中的绝大多数人因为害怕给自己生活带来不利影响而要求保密,只愿隐瞒身份和我们文字交流。终于,有四个人经过长时间的考虑之后,决定勇敢地愿意面对镜头,向观众讲述他们的亲身经历和真实感受。

  安心的遗憾

  安心:32岁,陕西人,幼年时感染乙肝病毒,至今已有20年。

  记者:这里首先一个问题就是你介意不介意我称你是乙肝病毒携带者。

  安心:不介意不介意,一点都不介意。我觉得要想说出去的话,一定要用这种字眼,让别人都理解。

  记者: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是这样一种状况?

  安心:那是我上初中12岁的时候一次学校的体检发现的,已经20年了,从发现已经20年了。可是真正什么时候染上的就不知道了。

  记者:你那时候能够记住的当时的反应是什么?

  安心:每次到课间操的时候别人都做操了,我就一个人去医院打针去了。小时候对病,因为太小了,没有任何感觉。只知道是生病了,每天吃药打针。

  虽然自年幼时就不停地穿梭在医院和家庭之间,但安心还是平静地和周围人一样生活和学习着,并且在大学毕业之后顺利地进入一家研究所工作,直到有一天,她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安心:我身边的人都不知道(我的身体状况),但是我后来就认识了我后来结婚的老公。我先告诉了他。

  记者:你当时为什么要告诉他?

  安心:可能是我自己的性格有关吧,我说我从小就肝不好。当时因为大家都年轻嘛,还是恋爱阶段,他还什么都没有忌讳。然后认识半年多将近一年左右的时候我就结婚了。

  婚姻生活并不像安心那样憧憬地那样美好,幸福,慢慢地,安心感受到一些变化。

  安心:我们的碗筷各用各的,自己的碗、自己的筷子是严格分开的。所有的餐具,包括衣服袜子之类的,我很多东西都用84消毒液的。那两年84消毒液好像在超市里也不起眼,用了很多很多。我们家洗碗的布都用84泡得雪白雪白的。

  记者:但是你吃饭碗筷可以分开,菜毕竟是端在饭桌上面……

  安心:而且饭还都是我做的那就没有办法了,但是以最大的可能性,餐具都是消过毒的,蒸出来的菜饭都是高温(蒸)过的。

  记者:你当时结婚的时候有没有带着一种复杂的心情,毕竟自己这个状态在你心里头好像有一部分沉甸甸的东西埋在心里……

  记者:就是我和我先生这样的,我没有什么感觉了,好像被他弄得都习惯了。

  真正让安心无法承受的是,她没有办法在这个婚姻里体验到做母亲的快乐。

  安心:后来我活得太累了,我觉得我永远都走不出来那个阴影了。

  记者:怎么累?你的阴影有多大?它在哪里?

  安心:就是他说你有乙肝,我不要你生的孩子。

  记者:那你有没有想到过因为自己这个身体情况不能保证下一代是健康的,所以尽管结婚,过婚姻生活,但是不要孩子。

  安心:我没想过不要孩子,我一直在幻想我有孩子,甚至一直在幻想我能生龙凤胎,男孩、女孩我都喜欢。

  记者:他是明确地跟你说因为你的身体,所以不能要孩子?

  安心:对,明确地说了。第一次就是我第一次怀孕,我说我不愿意流产,我怕疼。他立刻就说,在医院的走廊里就说,你不能太自私,你自己有病,你生一个有病的孩子怎么办?我坚决不能要。因为那个时候我小,他本身年龄又比我大好几岁,我什么都听他的,第一个孩子就没要。然后很快第二个,刚好是第二年了,第二年工作也忙,他还是不让我要。真正就是最让我难受就是好多年、用几年时间恢复的96年那一次,是我第三次怀孕的时候,我特别想留下那个孩子。因为他当时工作很忙,他不知道我当时反应很强烈,我特别想留下那个孩子,我就想尽一切办法去找我自己能吃得下的东西来吃。

  为了能够让丈夫放心,留下肚里的孩子,安心无奈之下决定寻求医生帮助,希望用科学来打消丈夫的顾虑。

  安心:记得当时去找那个城市的妇幼保健医院,挂了专家门诊她给我检查,检查完了以后问我,怎么回事?我就讲了我说医生我身体不好,但是我又想留下这个孩子,她说怎么不好

  我说我有乙肝,而且很早就得了。因为旁边还有别的病人,我就声音很小,我跟她说的时候声音很小,她说你离我远一点,离我远一点,你说话我听得见,我怕你传染给我。我记得我可能没有拿她那个写的东西,我什么都没拿,我就走了。那天雨下得特别大,我刚好举着伞挡着眼泪,我就哭着从医院出来了。第三次我真的想留下那个孩子,可是那是个专家门诊,她都说了这样的话,我实在没办法了。

  刚强的困惑

  刚强,28岁,河北人,某国企调度员,今年3月因单位体检时查出乙肝小三阳而中止工作合同。

  刚强:今年3月我被公司查出来我是澳抗阳性之后,当时就下岗。从我工作的甘肃那个站上

  回我的原公司河北廊坊。我在车上给站上的同事打电话,同事告诉我别的同事正在拿84消毒液擦你所有用过的东西,当时我听了我心里头非常难受,真的!

  记者:公司以什么样的名义就让你下岗的?

  刚强:人事部给我的解释就是因为你是澳抗阳性,不适合集体生活。

  记者:澳抗阳性怎么不适于集体生活?

  刚强:我住一个宿舍的同事来说,除了睡觉屋里再也见不着他了。

  记者:你过去也是这样一个人像现在跟我说话吗?我看你总是在叹气、摇头。

  刚强:不是,我以前真的不是这样,我以前是个很爱说话的人。但是呢,知道自己得了这个病之后特别特别怕的就是别人的歧视,别人用另类的眼光看我,怕孤立自己,但是越怕越容易导致孤立。很多说话、做事的时候老是畏首畏尾的,一是怕传染别人,二是怕别人知道指指点点。

  记者:你感受到过别人对你歧视的这种眼光吗?

  刚强:就是乙肝的这些患者凑在一起的时候说说笑笑心情特别放松,一旦面对一个生人或者是半生不熟的人,就可以说感觉到有一堵墙在那儿,无法逾越的墙。

  记者:没有想到过说你自己先把这个墙推倒,很坦诚地去面对。

  刚强:我不知道怎么推倒这堵墙,就像我跟您在这儿谈话,您不觉得有一堵墙吗?

  记者:我不觉得有墙。

  刚强:我觉得有。

  自今年3月被用人单位退回之后,刚强至今已经赋闲在家半年了。虽然他曾努力地与单位交涉,但一次又一次地都是无功而返。在这半年时间里,在网上与其他乙肝病毒携带者聊天,交流感受成为刚强的精神寄托。

  继续阅读《CCTV新闻调查:<乙肝歧视>(下)

来源:CCTV.com(2003年9月13日 http://www.cctv.com/health/20030913/100306.shtml)



除非标出来源,照牛排乙肝博客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时请以链接的形式注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zhaoniupai.com/hbv/archives/34.html

本文对你有帮助?可以这样支持照牛排:给本文写点评论;订阅乙肝博客
  • 相关文章

发表重要讲话

提问之前,请先看此文。最好先搜索,再问我

站内搜索

乙肝书籍

最新评论

最近发表

树叶有专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