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CTV新闻调查:《乙肝歧视》(上)徐道振:乙肝携带者可以做厨师 »

CCTV新闻调查:《乙肝歧视》(下)

  由于乙型肝炎是一种传染病,人们自然会对因身边的乙肝病毒携带者产生某种戒备和防范心理。在现实生活中,人们是否真正了解乙肝病毒是通过什么样的途径传播的呢?我们在上海的南京路和北京的王府井共10位行人就此进行了抽样调查。

  记者:像大三阳、小三阳(病毒的)传染途径是什么你知道吗?

  北京市民:血液、唾液、体液那些。

  上海市民:大家都认为是要传染的,特别是饮食方面会传染。

  北京市民:比如说他用的餐具没有消毒好的话,如果第二个人再次使用这个餐具的话,可能会重感染,就是再次感染者。

  上海市民:可能共用一条毛巾可能共用餐具就能传染上。

  北京市民:也挺恐怖的,仅次于非典了。

  那么在生活中人们会怎样对待身边的乙肝病毒携带者呢?

  北京市民:比如说分餐制,要洗手。

  上海市民:那我肯定是要注意的了,我肯定不会(和他们)吃在一块,要分餐

  这个要当心,不当心你自己找事做。

  上海市民:他如果动这个位置上的菜了,我这个位置就不动了,他自己在饮食方面

  应该自己注意一点,考虑别人。

  记者:害怕不害怕和他们接触?

  上海市民:有一点担心。

  记者:担心什么?

  上海市民:同事一块出去聚餐啦、吃饭啦什么的,就是挺希望他要么不去,去了的时候让他自己注意一点,比如是让他自己带个公筷或者公碗什么的。

  北京市民:还是小心无大错嘛。

  记者:你这个怎么小心?

  北京市民:比如说他用过的杯子呀,看过的书或者什么,你就不要再去(接触)。

  在我们调查的10位行人中,每个人都认为唾液传播是乙肝病毒传染的主要途径,有7个人认为与乙肝病毒携带者在日常生活中接触也会被感染,有三个人认为可以通过血液、体液传染。正因为对乙肝病毒的传播途径有这样的认识,使得绝大多数人对乙肝病毒携带者采取一种敬而远之的态度。那么,乙肝病毒真的如同人们想象的那样只要是同桌吃饭或者近距离接触就可能被轻易地感染上吗?我们寻求科学权威的解释。

  徐道振:乙型肝炎的传染主要是血液传播,比如说在注射医源性的血液把(含病毒的血液)带到一个人的肌体里头去。

  徐教授解释说,在乙肝传播的几种传播途径中,最主要的途径是医源性传播。比如输血或者注射针头消毒不彻底等引起的感染,这种情况占40%。另外一种重要途径是母婴传播,我国有40%以上的乙肝病毒携带者来源于这样的感染。其他的比如性接触和密切生活接触也会感染。需要指出的是,大部分成年人能够依靠自身免疫力将病毒拒之体外,新生儿和婴儿最易感染。而成人的感染几率仅为2%。

  记者:既然是这样一种情况,像我们日常和乙肝病毒携带者交往过程当中发生的各种各样的接触,这个传染几率都非常低是吗?

  徐道振:非常低,不传染。

  记者:那么比如说这支笔你用过了,我又拿过来用。

  徐道振:不要紧。

  记者:你用过的电脑我马上也去用……

  徐道振:也不要紧。

  记者:比如说一起吃饭的时候我的口腔粘膜有微创伤,可能我的唾液,会不会传染给一个健康的人?

  徐道振:那有的时候血液里面会带病毒,但是带病毒以后筷子从口腔出来已经是(病毒)稀释了,正好这个病毒进入到这个人的嘴巴的新鲜创口里边,这个就太微妙了。现在发现的书本上讲得很悬,汗液也会传染,皮肤也会传染,唾液也会传染,眼泪也会传染,但是他们研究的人。他检查都是表面抗原。

  记者:表面抗原怎么会传染呢?

  徐道振:现在我们把表面抗原拿来做疫苗还打进去呢,打10个微克,5个微克呢,使他能产生抗体,所以表面抗原作为传染源就错了。

  记者:那您的意思就是目前为止医学上还没有证据支撑人可以通过汗腺、唾液甚至眼泪来传染?

  徐道振:对,现在没有明确的病例的报告。

  采访中,徐教授还告诉我们,应该提倡乙肝e抗体为阴性的健康人注射乙肝疫苗,这样体内产生乙肝病毒抗体之后就基本上不可能被感染了。

  记者:照您这样一种说法,如果说我们要是有了这个抗体,或者说通过打疫苗产生抗体之后,那我们就可以毫无防备地和乙肝病毒携带者生活、工作?

  徐道振:应该可以的,不用有任何担心了。

  现代医学还可能通过注射药物和疫苗,使安心这样的乙肝病毒携带者生下健康的孩子。

  徐道振:保护率也可以达到90%。

  记者:这样的话母婴传播主要的渠道不就被阻断了吗?如果说我们全体中国人通过这样一种普遍的疫苗注射,每个人都有抗体了,那就没事了,那不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吗?

  徐道振:说起来很简单,实际上不容易,我们曾经算过可能要到2030年到2050年我们全国的乙肝病毒表面抗原携带率,能够下降到1%以下。

  记者:徐教授的话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和希望。然而,回到现实生活中,象周一超、刚强这样因为自己是乙肝病毒携带者而在工作中遇到的障碍,并不会因为专家的几句话解释就可以解决的。在我们收到的来信中,绝大多数人都谈到他们在工作中遇到的种种困难和担忧。让我们继续倾听他们的叙述。

  母亲的愧疚

  程姗,58岁,湖南人。由于母婴传播,她和她的两个孩子都是乙肝病毒携带者。

  程姍:他们很不幸,作为一个母亲来说在他没出生的时候,就把这个病毒带给他们

  自己觉得心情一直都很沉重。

  因为担心由于自己的露面可能会影响孩子的工作,程女士要求我们对她的图像进行处理。

  程姍:慢慢随着孩子长大、升学,社会的歧视就一步步地我就感受到了,最开始我大孩子大四的时候毕业了,要考研究生开始就想考科学院的,考科学院,后来跟招生的的老师联系

  老师说要查两对半,如果是乙肝阳性的话就不要,孩子就很苦恼,很远打长途电话回去,当时长途电话很贵,一说说了40几分钟,哭,我感觉压力很大,后来也是也没有办法,只有劝她了,只有看别的学校了,好在她那个学校也保送她,在原校上就免了体检这一关。这是老大的事儿,但是我老二,因为他们单位人现在不知道,一旦知道了会怎么样,我不敢设想这个后果,这是我最沉重的思想负担。我就说在深圳就是一个小小的工厂里面,很一般的工厂都要查两对半。

  记者:在你们的心里是最害怕查的?

  程姍:最担心最怕这个,他刚去的时候就没有查,后来要查了,挺紧张,后来也是想办法躲,

  但是每年都要查。所以躲了初一躲不了十五。

  记者:那您设想过吗?如果说您儿子有一天身体状况让单位人知道了会怎么样呢?

  程姍:我就担心他某一天企业知道,单位知道以后就不要他了。

  记者:不要他了那他怎么办?怎么生存下去?

  王峰的担忧

  王峰,24岁,天津大学应届毕业生,已与上海某企业签订协议,即将报到。小学三年级时发现感染乙肝病毒。

  王峰:当时年龄比较小也没当回事,而且身体一直比较好。

  记者:那什么时候让你感觉到你是一个澳抗阳性,一个乙肝病毒携带者,让你觉得心里面不舒服?

  王峰:找工作的时候开始还没意识到,后来面试以后给了我录用通知书,完了又签了三方协议,三方协议上边有一条补充协议写着如果有重大疾病或者传染病,协议自动解除,我看了这个以后特别担心。

  记者:本来录用你,当时接到这个通知心里特别高兴吧?

  王峰:我拿到通知以后,首先是非常高兴,但是随之而来的又是一次担心,担心公司不理解我,由于我的身体是乙肝携带者而拒绝录用我。

  源于这样的担心,王峰来到天津最好的医院做了详细的肝功能检查。检查结果表明,王峰是乙肝小三阳,而且乙肝DNA是阴性,医生特地写明王峰的身体没有传染性。

  记者:拿到了这个结果之后按理说你心应该放下来了?

  王峰:人力部门的人毕竟不是医学专家,对这个各种指标,各种医学术语不是很清楚所以说我的担心还是很重的。

  记者:明天就要去这个公司报到了?

  王峰:对,我对这个工作特别看重,我真的希望能像其他人一样好好工作,愉快地工作。但是就怕这事儿他们不理解。

  我国《病毒性肝炎防治方案》中规定,乙肝病毒携带者不应按现症肝炎病人处理。除不能献血及从事直接接触入口食品和保育工作外,可照常工作和学习,但要加强随访。”为了了解现在用人单位对乙肝病毒携带者的态度,我们在北京、上海两地销售量最大的招聘专业报刊上选择了10家公司进行了电话调查。

  记者:如果说要是一个乙肝病毒携带者,这种身体状况的人,可以报考你们那儿吗?

  招聘单位:那就不行了。

  记者:为什么不行?

  招聘单位:因为必须身体健康。

  记者:我这种情况也不能算是不健康,只不过是一个乙肝病毒携带者,我也没有发病也不会对其他人传染的。

  招聘单位:我明白。

  记者:那这种情况不能录用吗?

  招聘单位:我们是要体检的。

  招聘单位:这个可能是不符合,可能我估计任何一家公司,任何一个单位招聘的时候都要做体检,有这种传染性慢性病的人我估计肯定够呛。

  招聘单位:那我们肯定不招的,因为我们要做体检的,如果你查出来是乙肝携带者,我们肯定是不招的。

  记者:体检当中肯定是要查两对半是吗?

  招聘单位:肯定的,这是我们必检项目。

  招聘单位:这个我可能就抱歉了,乙肝(病毒携带者)不行,我们要招健康的人,因为我们招聘时有这么多人可以挑选,肯定要选好的了。

  招聘单位:这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记者:没什么关系是吧?

  招聘单位:做编辑又不是下厨房。

  在对上海北京的10家非饮食行业、托幼行业的调查中,有7家单位明确表示拒绝接收乙肝病毒携带者;两家表示比较麻烦但可以考虑;只有一家企业表示可以接收乙肝病毒携带者。

  记者:这次电话调查,既在我们意料之中又在我们意料之外,我们对有些企业拒收乙肝病毒携带者是有思想准备的,但我们没有想到10家企业竟然有7家企业明确表示拒绝。虽然我们现在已经有了象《病毒性肝炎防治方案》,但它毕竟不是法律法规,不能对用人单位起到约束作用。据了解,我国大多数省市在招收公务员时,都把乙肝大三阳、小三阳作为体检不合格的一条标准。不少企业也把奥抗阳性作为员工的体检标准。我国目前有1.2亿乙肝病毒携带者,他们会怎样看待这些用人单位的体检呢?他们又希望社会怎样对待他们呢?

  她叫蔡皓东(“晧”字经常被媒体写成“皓”),是我国著名的传染病医院——北京地坛医院的医生,一直从事病毒性肝炎的诊疗工作。2001年,她担任了地坛医院传染病网站的负责人,与许多乙肝病毒携带者长期保持通信联系。

  蔡皓东:病人的病例好查,他们来信都经常不写自己的名字,所以我就按照E-mail的地址,ABCD的编码,他给我署名叫盘登。我不知道他的真名,他说你看我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可是因为大三阳,我不能参加公务员考试,不能上研究生,别人的偏见和歧视我可以不在乎,但是上边那些都是我人生事业的追求啊,我不能舍去,我要拥有奋斗的权利。

  两年多来,蔡大夫共收集整理了1000多封乙肝病毒携带者的信件。

  记者:您平常看到了这么多,乙肝病毒携带者发信给你,这些信他们主要是在向您说什么话?

  蔡皓东:今天我还接到一个病人的来信呢,她就说我就不敢交男朋友,她说我是怕传染给人,我就给她解释了一番,反正他们都很痛苦,而且这些人的心理也都存在着一定问题,不敢和人交往,不敢和人一起吃饭,一起活动,甚至有的不敢告诉自己的公公、婆婆、爱人。

  程姍:我在原单位他们都知道,我就说了我那时候在实验室工作,我手划破皮了,我就会告诉他们,我说你再别碰我,碰我血液传染,一般吃饭我也不去,我都说出来,但是后来我也不敢说了,换了单位以后就不敢告诉(别人)了,因为周围的人歧视,越怕越不敢说,把它隐藏起来的话,实际上对这个社会没有好处。不管是对健康人还是对病人本身都没好处,如果大家都很坦然,都觉得没有那么可怕的话,那我敢说出来了,这样传染的机会反而少了。

  记者:现在又有这样一种让你们感觉到的这种歧视,这个歧视的根源在什么地方呢?这个病并没有那么可怕呀!

  程姍:根本的原因我想还是因为恐惧引起的,恐惧引起各单位就不敢让这些人进来,不敢让这些人工作嘛,就没有病的人就怕染上这个病,一旦染上这个病我就没有工作的权利了。

  刚强:障碍在于科学知识没有普及大家对乙肝病毒很恐惧,都认为只要是传染病都很敏感。

  我觉得就是应该普及一下,乙肝传播途径的知识让公众认识到其实乙肝并没有这么大传染性,不是摸了一下就得(病)的,大家普及接种疫苗还怕乙肝干嘛。

  记者:如果人人都懂得了乙肝病毒携带者,无论小三阳、大三阳,实际上它是不会轻易传染给周围的人,是不是你们就会活得更轻松一些,好一些?

  安心:我们也是具备劳动能力和生存能力的人,我们只需要劳动的权利,和大家一样公平竞争。我们不能就是因为我们携带了乙肝病毒,就被排斥在这个竞争的行列之外。

  刚强:我们没有别的过分的要求我只希望社会能够对我们以公平,有一个公平的眼光和一个公平的机会。

  乙肝病毒携带者的心声已经得到一些有识之士的关注,去年两会期间有二十几位全国政协委员联名提交了《保护乙肝病毒携带者合法权益》的提案。

  周超凡(全国政协委员):这个不是单纯的一个医学问题,已经是1.2亿人口,比一个国家还大呢这个人口,所以这又是一个社会问题。

  周超凡,全国政协医药卫生界委员,《保护乙肝病毒携带者合法权益》提案的发起人。

  记者:您能告诉我,当时您的提案主要内容是些什么吗?

  周超凡:希望对乙肝病毒携带者,在政策上能够给一点倾斜,教育我们的用人单位不要过分地歧视他们。

  记者:在您的记忆当中您记得什么时候用人单位开始专门查两对半?

  徐道振:好像80年代后期,改革开放以后逐渐逐渐地都不是分配制了,在这种条件下面每个单位都要保护自己。

  记者:对于用人单位拒收乙肝病毒携带者这样的毕业生这种做法你们能理解吗?

  林夏芬:我们理解,在用人单位来讲,的的确确因为就业机制改革以后,他们有双向选择的权利。特别这几年毕业生人数也比较多,他们选择的机会也比较多,他有这个选择机会,他尽量好中选好。

  张俊:我认为这个择优的体现,既体现在成绩上面,能力水平上面,体现在他的思想政治方面,同时也应该体现在他的身体健康方面,所以我觉得择优来看,如果我们有比这方面更加好的对象,我肯定按照择优的原则,肯定是要挑好的同志进到公务员队伍。

  记者:毕竟乙肝病毒携带者当中有很小的一部分人,不排除他们将来可能会发作转成乙肝,那要有这一条的话,我要是用人单位我也害怕呀!

  蔡皓东:确实等于他体内潜伏着一个定时炸弹,可能哪天会有病,但是人身体潜伏的这种定时炸弹有的是,比如说他可能刚工作了两天得白血病,得结核病,得肾病了,你能说他身体里头只要潜伏着有发病的因素,就不让他工作吗?

  徐道振:残疾人都在照顾,干嘛这10%的人都不考虑他呢?所以这个是国家要考虑的所以我呼吁社会上面把表面澳抗阳性这个问题应该作为隐私对待。

  记者:您是想说医院根本就不该查?

  徐道振:我觉得应该分开来,假如托幼的、饮食的(行业)一定要查,非这个方面行业的我觉得不应该查。

  周超凡:必须得要社会介入,社会学家和医药学家加上政府部门共同协商,才有可能把这个事情解决好。

  王峰顺利通过公司体检,被正式录用。

  主持人:染上乙肝病毒,并不是乙肝病毒携带者的过错,而他们却要因此付出或大或小的牺牲。如何减轻由疾病产生的社会歧视,削减社会歧视对个人和社会的不良影响,直至最终消除歧视,是我们不能不认真思考和面对的问题。适当的公共政策、相关法律法规的健全和实施,媒体的正确宣传和引导,这些都是消除歧视的有效手段,而要做好这一切,需要我们每个人的共同努力。

来源:CCTV.com(2003年9月13日 http://www.cctv.com/health/20030913/100306.shtml)



除非标出来源,照牛排乙肝博客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时请以链接的形式注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zhaoniupai.com/hbv/archives/35.html

本文对你有帮助?可以这样支持照牛排:给本文写点评论;订阅乙肝博客

发表重要讲话

提问之前,请先看此文。最好先搜索,再问我

站内搜索

乙肝书籍

最新评论

最近发表

树叶有专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