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于近日获悉,乌鲁木齐市多所幼儿园拒收乙肝幼儿并要求入园幼儿进行乙肝检测。该做法已严重违反了党和政府禁止乙肝检测、消除乙肝歧视的政策和法令,特此向你们举报。

  据亚洲中心网2010年8月21日《乙肝儿4次入托被拒 禁检乙肝规定执行遇尴尬》的报道,“乌鲁木齐市一幼儿因是乙肝病毒携带者被4次拒收入园,该幼儿受教育权被无故剥夺。

  说起乙肝,很多人都会产生一种恐慌,所谓“谈肝色变”。但是为什么会产生这种现象呢?难道乙肝真的就那么恐怖,那么令人恐慌?

  世界卫生组织、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已经明确:乙肝是一种通过血液传播的传染病,日常的接触如握手、接吻、共餐、共同工作,共餐共宿舍无传染危险。

  继《乙肝携带者锄草:成都征人吃饭》之后,锄草来到山东济南,8月29日下午在济南征人吃饭。以下是大众网—生活日报的相关报道。

  “我的家人都会有误解,更何况那些从未直接接触过乙肝病毒携带者的人们。”从日本留学归来的河南33岁乙肝病毒携带者锄草(化名)决心通过科普宣传,让大家走出“乙肝会通过共餐等日常生活接触传播”的误区。29日下午,锄草出现在济南芙蓉街南口,以“征人吃饭”的形式做科普宣传。虽然围观的市民不少,但愿意跟她一起就餐的却不多,最终,有7名济南市民赴宴。

  小董今年毕业于国内重点大学,来到重庆某高校任教,现正参加教师培训,马上就要参加教师资格认证体检了。但是重庆市教育委员会于2010年5月6日颁发的修订后的《重庆市申请教师资格人员体检标准及办法》(渝教人〔2010〕51号)却要求检查乙肝表面抗原项目,且“若乙肝表面抗原阳性,应加做“两对半”及肝功能(乙肝病毒DNA定量,检查是否具有传染性)”,同时规定“各种急慢性肝炎未治愈者,教师资格体检不合格”。这让身为乙肝病毒携带者的小董担心在申请教师资格证的体检中因被查出乙肝而不能获取教师资格证,没有教师资格证,小董相当大学老师的梦想也就破灭了。

  昨天一位乙肝孩子的家长来信,问及他孩子的转氨酶为什么会出现AST明显高于ALT。经过我与孩子家长的交流,终于弄明白了他孩子是在服用双环醇后发生的这种情况,因此考虑孩子的AST/ALT比值与药物有关。为了让其他肝病患者也知道慢性肝炎患者AST/ALT比值的临床意义,今日特发此文。

  今天有两位病人来信问到肝功能中的一项指标——胆碱酯酶。所以写出来让大家看一看。

  胆碱酯酶是在肝脏中生成,然后分泌到血液中的酶,这种酶可将胆碱酯水解成胆碱和有机酸。由于肝脏是合成这种酶的唯一器官,因此被医生作为反映肝脏合成功能的指标。肝脏受损时,肝细胞合成功能下降,血清胆碱酯酶降低。肝细胞炎症程度越重,胆碱酯酶活力下降越明显。肝硬化和肝衰竭患者的胆碱酯酶明显降低。肝脏功能恢复后,胆碱酯酶就会恢复正常了。

  2010年7月22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药品不良反应信息通报(第30期)警惕治疗乙型肝炎的核苷类抗病毒药替比夫定和拉米夫定的横纹肌溶解症》(下文简称《通报》))。《通报》一经发布,立即引起轩然大波。因为我国有大约2000~3000万慢性乙型肝炎需要治疗,估计至少有500百万人可能正在服用核苷类药物治疗。许多网民纷纷来信向我询问服用拉米夫定、阿德福韦酯、替比夫定和恩替卡韦的安全性,长期服用会不会发生严重不良反应,有些患者甚至因为害怕不良反应而要求停药。因此,我今天从公平和科学的角度专门谈一谈抗乙肝核苷类药物的不良反应,并为乙肝患者解读药监局《通报》。

  发完《雷闯:携砖赴蓉助锄草征人吃饭偶遇刘德华》,接着报道乙肝携带者锄草在成都征人吃饭的事。前段时间她说正去四川,原来是到成都去了。关于锄草在成都征人吃饭,在百度输入“成都征人吃饭”,会出来12万项结果,可见媒体相当关注,用雷闯的话说,叫“报社倾巢而出”。这种宣传效果,可能真的比花钱在报刊电视做公益广告还好。

  下午用手机打开163邮箱,看到HBVER邮件组里雷闯发的邮件“携砖赴蓉助锄草征人吃饭偶遇刘德华”,以为是那个刘德华。以下是邮件内容:

  雷闯休学四十四天1:清早起床,在去找锄草和锄头一起去成都的步行街春熙路征人吃饭的路上,没想到在成都偶遇到了刘德华,更没想到的是能和刘德华坐在同一辆车里,最不可思议的是开车的是刘德华,不信看图。

  写在前面:我于2004年通过不明感染途径被查出是HBV+乙肝病毒携带者/小三阳),由于某些客观、主观原因,从未隐藏过一天这个身份,当时已经做好此生一直都是HBVer的准备并且开始为合法权利而奋斗。2007年春夏之交自身开始急速转阴,经历四阳、二阳,而后发生了一个不明原因的奇迹,于是现在我又从十分之一的群体回归到了十分之九的群体,但是我并没有去公开讲这段时期,因为我认为这并不是一个界限,一个医学定义而已,我依然可以是“战友”,我为HBVers做的任何事情都可以是为了我自己,至少是为了我的过去、我的HBV+亲人和朋友,以及那些真理,HBVer是我的一部分,无论那个医学结果是什么,我被这个身份影响过,我不可能忘记。

+历史探索

+乙肝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