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一位乙肝孩子的家长来信,问及他孩子的转氨酶为什么会出现AST明显高于ALT。经过我与孩子家长的交流,终于弄明白了他孩子是在服用双环醇后发生的这种情况,因此考虑孩子的AST/ALT比值与药物有关。为了让其他肝病患者也知道慢性肝炎患者AST/ALT比值的临床意义,今日特发此文。

  今天有两位病人来信问到肝功能中的一项指标——胆碱酯酶。所以写出来让大家看一看。

  胆碱酯酶是在肝脏中生成,然后分泌到血液中的酶,这种酶可将胆碱酯水解成胆碱和有机酸。由于肝脏是合成这种酶的唯一器官,因此被医生作为反映肝脏合成功能的指标。肝脏受损时,肝细胞合成功能下降,血清胆碱酯酶降低。肝细胞炎症程度越重,胆碱酯酶活力下降越明显。肝硬化和肝衰竭患者的胆碱酯酶明显降低。肝脏功能恢复后,胆碱酯酶就会恢复正常了。

  2010年7月22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药品不良反应信息通报(第30期)警惕治疗乙型肝炎的核苷类抗病毒药替比夫定和拉米夫定的横纹肌溶解症》(下文简称《通报》))。《通报》一经发布,立即引起轩然大波。因为我国有大约2000~3000万慢性乙型肝炎需要治疗,估计至少有500百万人可能正在服用核苷类药物治疗。许多网民纷纷来信向我询问服用拉米夫定、阿德福韦酯、替比夫定和恩替卡韦的安全性,长期服用会不会发生严重不良反应,有些患者甚至因为害怕不良反应而要求停药。因此,我今天从公平和科学的角度专门谈一谈抗乙肝核苷类药物的不良反应,并为乙肝患者解读药监局《通报》。

  发完《雷闯:携砖赴蓉助锄草征人吃饭偶遇刘德华》,接着报道乙肝携带者锄草在成都征人吃饭的事。前段时间她说正去四川,原来是到成都去了。关于锄草在成都征人吃饭,在百度输入“成都征人吃饭”,会出来12万项结果,可见媒体相当关注,用雷闯的话说,叫“报社倾巢而出”。这种宣传效果,可能真的比花钱在报刊电视做公益广告还好。

  下午用手机打开163邮箱,看到HBVER邮件组里雷闯发的邮件“携砖赴蓉助锄草征人吃饭偶遇刘德华”,以为是那个刘德华。以下是邮件内容:

  雷闯休学四十四天1:清早起床,在去找锄草和锄头一起去成都的步行街春熙路征人吃饭的路上,没想到在成都偶遇到了刘德华,更没想到的是能和刘德华坐在同一辆车里,最不可思议的是开车的是刘德华,不信看图。

  写在前面:我于2004年通过不明感染途径被查出是HBV+乙肝病毒携带者/小三阳),由于某些客观、主观原因,从未隐藏过一天这个身份,当时已经做好此生一直都是HBVer的准备并且开始为合法权利而奋斗。2007年春夏之交自身开始急速转阴,经历四阳、二阳,而后发生了一个不明原因的奇迹,于是现在我又从十分之一的群体回归到了十分之九的群体,但是我并没有去公开讲这段时期,因为我认为这并不是一个界限,一个医学定义而已,我依然可以是“战友”,我为HBVers做的任何事情都可以是为了我自己,至少是为了我的过去、我的HBV+亲人和朋友,以及那些真理,HBVer是我的一部分,无论那个医学结果是什么,我被这个身份影响过,我不可能忘记。

  1)昨天上班时,接到陆军(金戈铁马)的电话,他在深圳南山办公室,说笔记本连不上无线网络(可能是路由器设置问题)。之前,锄草的DV数据也没恢复成功(数据被覆盖了)。总之,很遗憾。

  2)我不是陆军,不是雷闯,也不是锄草,不能为乙肝科普维权而抛头露面。这个乙肝博客,才是我的阵地:我愿做陆军、雷闯、锄草们的传声筒——尽管这个传声筒,功率很小。

南京市卫生局、南京市教育局:

  据《现代快报》2010年8月9日报道,“目前‘乙肝检查’仍旧是南京不少幼儿园入园的‘必备’条件,即便不公开说要查乙肝,家长也被要求带着孩子查抗体或肝功能。”此举已严重违反了党和政府禁止乙肝检测、消除乙肝歧视的政策和法令,特此向你们举报。

  1)作为一个上市已有5年、市值超过300亿美元、因竞价排名而饱受诟病的互联网公司,百度也该做点善事了。就在半个月前,李彦宏说,要筹建百度公益基金会

  2)从媒体的报道来看,百度公益基金会重点关注环境保护、知识教育以及灾难救助等三个领域。所谓“知识教育”,应该就是科普宣传吧?据悉,百度目前正在寻求与专业公益机构的合作,以期全面、系统、持续地规划企业公益项目。

  最近发现在些工厂都不去医院体检了,直接在工厂的医务室查两对半,体检结果不告知求职者,而是偷偷告知企业人事部,随后,去应聘的战友就被拒了。

  对于这种现象,被歧视的战友取证维权非常困难。

+亚马逊搜索

+乙肝书籍


+对牛弹琴

+外贸及联盟收款必备


Payoneer注册:个人 | 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