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前面:我于2004年通过不明感染途径被查出是HBV+乙肝病毒携带者/小三阳),由于某些客观、主观原因,从未隐藏过一天这个身份,当时已经做好此生一直都是HBVer的准备并且开始为合法权利而奋斗。2007年春夏之交自身开始急速转阴,经历四阳、二阳,而后发生了一个不明原因的奇迹,于是现在我又从十分之一的群体回归到了十分之九的群体,但是我并没有去公开讲这段时期,因为我认为这并不是一个界限,一个医学定义而已,我依然可以是“战友”,我为HBVers做的任何事情都可以是为了我自己,至少是为了我的过去、我的HBV+亲人和朋友,以及那些真理,HBVer是我的一部分,无论那个医学结果是什么,我被这个身份影响过,我不可能忘记。

  1)昨天上班时,接到陆军(金戈铁马)的电话,他在深圳南山办公室,说笔记本连不上无线网络(可能是路由器设置问题)。之前,锄草的DV数据也没恢复成功(数据被覆盖了)。总之,很遗憾。

  2)我不是陆军,不是雷闯,也不是锄草,不能为乙肝科普维权而抛头露面。这个乙肝博客,才是我的阵地:我愿做陆军、雷闯、锄草们的传声筒——尽管这个传声筒,功率很小。

南京市卫生局、南京市教育局:

  据《现代快报》2010年8月9日报道,“目前‘乙肝检查’仍旧是南京不少幼儿园入园的‘必备’条件,即便不公开说要查乙肝,家长也被要求带着孩子查抗体或肝功能。”此举已严重违反了党和政府禁止乙肝检测、消除乙肝歧视的政策和法令,特此向你们举报。

  1)作为一个上市已有5年、市值超过300亿美元、因竞价排名而饱受诟病的互联网公司,百度也该做点善事了。就在半个月前,李彦宏说,要筹建百度公益基金会

  2)从媒体的报道来看,百度公益基金会重点关注环境保护、知识教育以及灾难救助等三个领域。所谓“知识教育”,应该就是科普宣传吧?据悉,百度目前正在寻求与专业公益机构的合作,以期全面、系统、持续地规划企业公益项目。

  最近发现在些工厂都不去医院体检了,直接在工厂的医务室查两对半,体检结果不告知求职者,而是偷偷告知企业人事部,随后,去应聘的战友就被拒了。

  对于这种现象,被歧视的战友取证维权非常困难。

  目前卫生部已经开始实施医院体检套餐的清查工作,相信大家已经知道,也有不少战友开始配合行动了,如何让行动更有效,我总结的经验跟大家说一下。

  1、证据:录音和医院体检表。录音要时一开始要确认对方身份:是**医院体检科吗?然后再提问。为了让医院的回答更诚实,我们最好自称自己是某公司人事,要带一批员工去做体检为理由。如果是以求职者的个人身份,那体检处有可能隐瞒或说谎;

  当法律已经禁止在招用工时检查乙肝项目,也禁止拒录乙肝病毒携带者的时候。乙肝病毒携带者仍遭受歧视,却没有在历史上留下一丝痕迹,于是打算休学一年,用一年的时间,用DV镜头去记录这段历史。

  2010.07.10,三部委意见出台5月之日。明日北上天津记录中海油拒录10名乙肝病毒携带者事件。

  致求助的战友:来到这个论坛,这个板块,我能理解大多数战友都是恐遭歧视才找进来的。

  来到这里的新人最常问的问题是,某单位是否歧视大小三阳、某单位查不查乙肝、某医院查不查乙肝;或现在常问的:怎么《通知》已经出台了,某单位还要求查乙肝、某医院仍然查乙肝。可惜,你们一般得不到满意的回答。

  8月2日9点,上海乙肝歧视案,开庭!

  如希望旁听,请带好身份证提前半小时左右到。(地铁一号线汶水路站下步行5分钟)。
  原告:凌肖。
  被告一:欧陆检测技术服务(上海)有限公司。

  肝胆相照论坛的资深战友(乙肝携带者)“锄草”,在日本留学期间长期积极参与论坛的乙肝反歧视维权、科普活动。

  2005年,锄草在肝胆相照发表的科普帖子《一位乙肝病毒携带者在日本留学的经历》在网上风靡一时,被很多网站疯狂转载。2009年,锄草发起了“锄草科普活动”,在全国多个城市开展。

+历史探索

+乙肝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