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牛排考古

连平上坪谢氏族谱,连平州志,考古收藏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4,宋故丞相文信公二女墓记/墓铭/祭文

  在连平县三角镇的向阳村,有宋朝丞相文天祥的长女文定、幼女文寿的合葬墓(也叫文天祥二女墓、仙女墓、双正墓)。该墓始葬于南宋末年,历经明、清及现代多次重修,墓堂左侧有明朝正德丙子年(1516年)重修此墓时立的两通碑刻——广东按察司佥事、江阴进士黄昭写的《文山二女墓记》,河源知县、莆田举人郑敬道撰的《宋故丞相文信公二女墓铭》,由此可知文天祥的女儿为何会埋在连平。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3,修岩坡路/三多桥/葫芦峒山路序

  继续连载《连平州志》第九卷的3篇艺文——《修岩坡路碑记》,上坪古坑人谢呈茂的《重修三多桥记》,易永兑的《捐修葫芦峒山路序》,主题是修桥修路。若州志晚编几年,进士颜希圣于乾隆三年写的《步云桥碑记》应该也会摘录。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2,鼎建州治碑记(黄士俊)

  我在《连平州志》里随便摘抄一句话,放到百度往往搜不到相同的文章,说明网上没有前人发布州志原文。用现有的OCR识别软件来识别竖列的古文,就算不是乱码,打乱的文字也要重新组织。所以,在照牛排考古整理发布州志原文之前,没有Copy的捷径,只能用最笨的方法——在手机上对照州志逐字逐句地输入,然后借助搜索引擎和字典在电脑上断句、注释、配图。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1,内管岩石壁记/征浰头祭文/蒙泉记

  《连平州志》第九卷是艺文,里面摘录了古人写的28篇与连平有关的文章,洋洋洒洒25张纸,照牛排预计至少要连载8篇。按州志上的记载顺序,文章标题如下——南宋韩京的《内管圣迹岩石壁记》,明代王阳明的《征浰头祭文》,黄士俊的《鼎建州治碑记》,佚名的《修岩坡路碑记》,进士黄昭的《文山二女墓记》,举人郑敬道的《宋故丞相文信公二女墓铭》,罗洪先的《蒙泉记》

《连平州志》卷之八:祥异,丰收.饥荒.旱涝.兵事

  《连平州志》第八卷末尾记载明崇祯至清雍正百年年间连平境内的祥异,祥即吉利的,比如粮食丰收,或出现七彩祥云、月华之类无法解释的自然现象。异即灾异,比如饥荒、旱涝、冰雪、地震、兵燹等天灾人祸。丰收之年大米便宜到一个铜板就能买一斤米,灾荒之年米价飞涨十几倍。老百姓忍饥挨饿时,总会涌现一些捐粥赈济的善行(见州志或族谱记载的谢复霖、谢元雯、谢呈茂、何多为、何多才),奇怪的是,2001年版的《连平县志·大事记》对康熙、雍正年间的6次饥荒避而不载。

《连平州志》卷之八:古迹·寺观,附坟墓.仙释.养济院

  《连平州志》第八卷记载了雍正八年时连平境内的古迹、寺观,附载个别有名的坟墓(比如文天祥二女墓)、仙释(比如汉代在黄牛石修炼得道之人曾衮)和养济院(古代收养鳏寡孤独的穷人和乞丐的场所)。古迹充斥民间传说,寺观庙庵如今多已无存。照牛排觉得州志引言说的对,是否为古迹不必太较真。

《连平州志》卷之八:物产,谷蔬果草木.花药竹禽兽.鳞甲虫食货

  大数据时代,五谷不分的我们仅凭手机上一款“形色”APP,拍照上传即可智能识别各类植物,古人就没这么方便了。照牛排之前在网上看到过这样的宣传“据《连平州志》记载,这里从明朝开始,就是全国闻名的蜜桃生产基地”,其实稍加追究可知,鹰嘴蜜桃的培育历史不会超过40年,并不是什么祖传品种。州志似乎没有记载枫杨。

《连平州志》卷之七:列女.贤母.寿母.茶山饿夫

  节孝固然可敬,但男的可以三妻四妾,却要求女的从一而终并大力推广,古代的道德双标令人唏嘘。古代老百姓的经济和医疗条件差,即使在“康乾盛世”,小孩夭折、青壮年男子英年早逝的悲剧也时常上演,照牛排屡屡在族谱上读到“早岁失怙”、“天夺之速”这类字眼。丈夫二三十岁就去世,孤儿寡母和高堂怎么办?有的终生未改嫁,有的因为无子而自杀殉夫,官方提倡守节终老并当成一种Z绩来宣扬。

《连平州志》卷之七:人物2,孝行.方正.耆硕.善行.耆寿

  子曰:“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百善孝为先,按照古礼,无论文臣武将,再大的官,当父母去世都需要去职回家守丧三年(丁尤),《连平州志》的选举部分曾记载进士何深一次丁外艰,一次丁母尤,服除后再补新职,本文记载了普通老百姓的孝行。续上一篇,州志第七卷人物部分接着记载明崇祯到清雍正这一百年间连平州内的孝行、方正、耆硕、善行、耆寿。

《连平州志》卷之七:人物,宦迹.武绩.人瑞.德量.义略

  《连平州志》第七卷的人物部分稍长,我分成两篇,本篇记载明崇祯到清雍正这一百年间,连平州的宦迹、武绩、人瑞、德量和义略。宦迹介绍外出做官的连平人,人瑞讲连平颜氏二世祖秉元公(百岁公),德量则有何嵩、颜子佐事迹。

«12345»

关于本站 | 照牛排 | 派安盈 | 万里汇 | 微信公众号:iZhaoNiuPai | A | Map | 粤ICP备16052731号 | Powered By Z-Blog

©2004-2020 照牛排考古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