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连平颜钟骥的孙女、颜世清之女颜宝航

  按:颜宝航(1907-1999年),是连平颜钟骥的孙女、颜世清之女,1925年时嫁给上海豪门聂缉椝第11子聂其焌(少萱),与曾国藩有间接的姻亲关系(据曾国藩小女儿曾纪芬的《崇德老人八十自订年谱》记载,聂其焌的生母为侧室章淑人[1910年逝世])。颜宝航生有4个儿子和一个女儿,没有孙子,但有五个孙女。她第二个孙女聂崇彬曾于2011年撰文回忆颜宝航。

  我坐在病床边,握着奶奶的手,她早已陷入昏迷,望着她那仍是那么白白、细细的脸,却伴随着一阵阵抽搐,变形得不成样子……

  那是1999年夏天某个星期六的傍晚,我已记不清具体的日期,但那一幕始终清楚地印在脑海里。奶奶住在八五医院差不多两个星期了,医生发出了最危急的病危通知。她身体各个器官的指标都降到了最低点,血压只有四十。叔叔、婶婶和姑姑都在她身边,我们不知道她顽强的生命力还能维持多久。我拨通了珍珍的手机:“你如果要见奶奶最后一面就赶快来,恐怕明天就见不着了。”她惊恐地问:“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只是感觉……”。她带着男朋友赶到了医院,看着奶奶抽搐时痛苦的样子,平时感情不轻易外露的她,也流下的心疼的泪水。医生说那是因为输药引起的,在我的坚持下,医生同意不再输药,我想让奶奶走得平静些。

1931年聂母曾太夫人(崇德老人曾纪芬)八旬正寿留影.jpg

▲1931年聂母曾太夫人(崇德老人曾纪芬)八旬正寿留影。第二排右二坐者为颜宝航,第三排左四为聂其焌

1941年聂母曾太夫人九旬正寿留影.jpg

▲1941年聂母曾太夫人九旬正寿留影。第二排坐者,左一为颜宝航,右一为聂其焌

  晚上,我让家里人都回去休息一会,这些日子长辈们也够辛苦的了。说好一有情况我会打电话告知,听病房里有经验的护工说,年纪大的人通常爱在凌晨时分“走”。

  四周静悄悄,病房里连灯都熄灭了。拿走了输药管,奶奶不再抽搐,平静地躺着。我不时在她耳边念几句佛经。奶奶笃信观音菩萨,她曾经告诉我们,在临去人身边念经,那人会容易去到极乐世界。

  奶奶是我非常非常佩服的一个女人。她的手巧,是我佩服她的首个原因。“文革”中,佣人们都被辞退,家境又贫困,她的飞针走线,不知帮我们织补了多少衣服上的破洞,放长了袖管和裤腿。有一次正值春节,好不容易制成的一件罩衫,不慎在纽扣眼那儿拉开了一个大口子,怎么缝怎么补都难看,还是奶奶有办法,她硬是在破的地方绣上了一朵花。从此,我也爱上了绣花、绣枕套、绣被面,但怎么绣都不及奶奶。已经很细的绣花线,她还能劈开很多股,把色彩掺合得那么美。每一朵绣花,在她的手下都成了艺术品。这次住院,奶奶大概也知道凶多吉少了,在清醒的时候,已经嘱托把她最心爱的一件绣花衣服拿来,“走”的时候可以穿。

  奶奶的手巧,还表现在烹饪上。虽然她嫁入聂家七十多年都不需要她下厨做饭,但她不仅懂,而且还会几味拿手小菜。翡翠蛋,把鸡蛋的一头敲一个洞,倒出蛋黄和蛋清,加入切成碎末的火腿、冬菇和虾米等,再加入适量的碱水,搅匀后再倒入蛋壳内,在洞口封上薄纸,上笼一蒸,鸡蛋变绿变透明了,点缀其间不同颜色的米粒,使整个剥了壳的鸡蛋似古玉工艺品。咬上一口,又非常鲜美。过年时,“如意菜”必不可少,拿十种蔬菜,如黑木耳、胡萝卜丝等切成细丝炒成,取意十全十美,称心如意。奶奶做汤圆也别具一格,每年年夜饭后,我们都会围坐在一起,奶奶在一个托盘上放入干米粉,再把事先做好的汤圆芯放在米粉上,慢慢转动托盘,在里面滚动的汤圆芯很快由黑色变为白色,汤圆做成了,一次可以做十几个,又好玩又省时间。奶奶虽说是广东人,但对夫家传统的口味,更是一丝不苟。我们家每年都要做的“腊八豆”和“垛辣椒”,都是由她亲自督促工人做的,碰上天气寒冷,奶奶会把要霉的黄豆装上盒,放上热水袋,盖上棉被。她做出来的腊八豆,总是软硬适中。奶奶说,其中的窍门是一定不能出现黄霉,而白霉越厚,效果越好。而垛辣椒优质的关键,是买回的辣椒在“垛”之前不能洗,而是要用布一个个干抹。在“文革”中最困难时,我们经常吃的一味菜,便是奶奶自制的“葱油豆腐渣”(是向磨豆腐的人要来的黄豆渣)。

1945年聂少萱四十大寿合影.jpg

1945年聂少萱四十大寿合影,立者右起第九、第十位为聂少萱、颜宝航

  奶奶的学问是我佩服她的另一个原因,她肚子里总有说不完的故事。尤其是她作诗的本领,更令人叫绝,什么七绝、五律,她只要一念口诀,平仄、平仄、平平仄什么的,马上可以出口成诗。她最喜欢《长恨歌》,不知向我朗诵过多少次。奶奶到了90岁高龄时,还能和她的弟弟们对诗呢。

  奶奶做人的学问更深,她常对我们说,她最佩服的女人就是她的婆婆崇德老人(曾纪芬),她们在一起生活将近二十年,从未见崇德老人发过一次火,那是她的偶像。奶奶告诫我们,做人第一法则是忍让,第二法则是忍让,第三法则还是忍让。女人的三从四德是奶奶最为津津乐道的,她可以称得上是这方面的典范,尤其是“从夫”这一条。爷爷说一,她绝不说二。爷爷的旨意,她不但自己绝对服从,也要我们坚决遵守,容不得半点虚假。记得有次家庭聚餐,爷爷要她端了一大碟肥肉赏给我们吃, 并立刻等着我们的回话。这么肥的肉,实在难以下咽,就一致要求奶奶光回话算了,说是“非常非常的好吃”。可奶奶认为这是欺君之言,但也不想为难我们,就毅然往自己嘴里塞了两大块:“这就算是你们吃的吧。”说完,就咚咚咚上楼回禀爷爷去了。

  我们第三代和奶奶的感情有时反而比她的子女还要亲近,这可能是因为以前大家族都是佣人带孩子的。到了“文革”时,贫困的生活反而使我们有机会和奶奶接近,尤其是我们这五个孙女。

  最近发现自己小学时的一本学生手册,在家长一栏上,赫然签着奶奶的名字:颜宝航。原来,从小父母因体系的因素(照牛排注:聂其焌过继给聂缉椝的胞弟聂缉荣,作者的母亲一直在香港),被逼分居香港和上海,奶奶自然就肩负起家长的职责来了。而以前大家族都有佣人带孩子,我们的父辈每一个都有自己专属的佣人,奶奶倒没有亲自带孩子的需要,解放后,没有那样的条件了,倒是使她对第三代反而有了亲近的机会。而她,却成了我们的女神楷模。

聂其焌与颜宝航订婚留念.jpg

▲聂其焌与颜宝航订婚照,应该是在聂公馆的花园里拍摄的(后来被称为聂家花园)

  奶奶和爷爷的婚姻也是一件趣事。奶奶是浙江藩司颜筱夏(颜钟骥)的长孙女,秀外慧中,兰心蕙质,从小跟随私塾老师,四书五经、吟诗作画、针线刺绣,无不精晓。当初来向聂家提亲的是江南首富、大盐商周扶九的孙女。那时已是二十年代,聂家比较新派,不再满足八字庚帖,要求看到周大小姐的照片。事有天意,这位周大小姐竟然出于一时害羞,拖着表妹颜小姐(我奶奶)一同合影。照片送到聂家,谁知聂家少爷,也就是我爷爷一看,决心立定,指着照片上的颜小姐说:“要么不娶,要娶就娶这位小姐!”奶奶的外祖父梅启照与爷爷的祖父聂亦峰同是咸丰年间的翰林,两家原是世交,而我的曾祖父聂缉椝是上海的道台,娶的是曾国藩的小女儿曾纪芬,双方家长认为这桩婚姻绝对是门当户对,所以爷爷奶奶很快就结婚了。奶奶是聂家最小的媳妇,但在待人接物上处处显示出大家闺秀的风范。她恭敬婆婆,伺奉丈夫,善待下人,与妯娌和睦相处,深得婆婆和众人的喜爱。

崇德老人九十寿辰时与聂其焌这房合影.jpg

▲1941年曾祖母崇德老人(曾国藩小女儿)九十寿辰时与十一房合影。后排左起:聂光墅(大伯早逝)、聂光禹(我爸)、聂少萱(爷爷已逝)、颜宝航(奶奶已逝)、聂光雍(三叔)。前排左:聂光珏(孃孃已逝),右:聂光陆(六叔)

  除了姑姑外,奶奶生过四个儿子,大伯父英年早逝,三个儿子生下五个孙女,连一个孙子都没有。对此,奶奶向我们解释过,这跟湖南老家祖坟风水被人破坏有关。好像奶奶也没多大遗憾,还笑说:“这是我的财富,五朵金花(当时有一部电影风行,正是此名)。”

  奶奶为我们的成长操了不少心。老大伟伟,小时候身体极弱,每个星期都要发烧,功课来不及做,奶奶总是替她描红,抄课文;老五珍珍有段时间患皮肤病,奶奶不仅常常陪伴,还亲手织帽子给她戴。老四敏子,生性最活泼,常常下课后,跑得人影都不见,奶奶常四处找她,有一次是从一个露天菜场的肉砧板上,把她找到,她正在上面蹦跳呢。老三加加,被奶奶视为温室花朵,只身一人赴美时,奶奶担心得老是嘀咕,“可让她一人怎么生活呀!”而我从小因为脚疾在医院里多次做手术,每次奶奶都让佣人煮最浓的骨头汤,端去医院,让我喝个痛快。最令奶奶烦心的,是我们在“文革”中失去了上学的机会,因为我们的父辈全受过高等教育。当时我们并不能体会奶奶的心情,加上天生乐观,小小事情都会把我们几个逗得大笑,有时笑得挤成一堆,有时笑得跌在地上。每当我们笑声冲天时,奶奶就会急忙来制止,她一手指天,一手放在嘴边,提醒我们,爷爷在楼上,不可放肆。接着她就会摇着头,叹息着:“怎么办,我的孙女没书读,又疯成这样,将来怎么嫁人呀,我怎么才能够把你们嫁出去呀!”

  小时候家里的规矩很严。那时候家住在常熟路别墅,爷爷奶奶他们住三楼。我们在楼下客厅吃饭时,一定要用湖南话请爷爷奶奶下来,才能开饭。我小时候很叛逆,不想说湖南话,但是为了吃饭没办法,以至于到现在都还记得湖南话怎么说。

爷爷奶奶(聂其焌和颜宝航)最后的合影.jpg

▲爷爷奶奶(聂其焌和颜宝航)最后的合影

  《祖父二、三事》是爷爷过世若干年后在香港写的,但奶奶看后对我很失望,不开心了很久,其实也是照历史真实的记录, 小时候看到爷爷有点怕。我现在想重新写讨她欢心,知道已经来不及了。爷爷给我留下的印象,是丰富的医疗知识。还有大热天时,爷爷已经不下楼出门了,如果有吆喝卖棒冰的走到弄堂里来,他都会把头伸出三楼楼梯口的窗口,叫住那卖棒冰的,给我们每人都买一根。那种长方形木箱子,用背包带背在身上,箱子盖子是从一半处打开,里面铺着棉花胎一类保冷,有白色原味的,也有咖啡色可可。爷爷给我客观印象,还是在他身后,从别人的口中和文章中得知,爷爷还是一位很受人尊敬的低调的豪门之后。

  长大后,我们都离开了上海,离开了奶奶,但奶奶对我们的关心始终如一。每每在彼邦接到奶奶工工整整用蝇头小楷写的书信,心里总是感到异常的亲切。

  五姐妹总算都嫁了出去,学业也基本有成。敏子和珍珍都完成了硕士学位,加加也成了会计师,伟伟和我都是公司经理,移民美国后我还转行当上了报社的记者和编辑,并成为了作家。

颜宝航写给五个孙女的诗.jpg

颜宝航写给五个孙女的诗

  手机铃响,打断了我的回忆。叔叔来电说他连打了九个喷嚏,一定是奶奶在惦记他,他马上就到。此时奶奶的呼吸也越来越慢,等叔叔赶到后的十分钟,奶奶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这时她的右眼角流出了一大滴眼泪。姑姑也赶到了,那时天还没有亮。

  我不知道奶奶在人世间还留下什么遗憾,我却感到安慰,因为在她生命最后一段时间里,我能代表我们五姐妹和另外三个表弟妹,拉着她的手,陪伴着她走完了她93年人生的最后一段路。长期以来,我们不能常常围绕在她身边陪她的那种内疚,也得以减轻。奶奶逝世后的各种纪念仪式,因各种原因,我都未能参加。我想,奶奶是能够明白,能够理解的。她老人家也会明白,我们五朵金花虽然未能秉承她所崇拜的三从四德,但在人生路上,我们每走的一步,都不会令她老人家失望。我们也希望她老人家理解,我们虽然不能完全继承她那美味佳肴、迷人诗句,但在我们脑海里,却深深刻上了她慈祥的身影。

  此文2011年发表在聂崇彬的新浪博客,曾先后刊载于上海《现代家庭》及《上海纪实》电子刊,原标题:《我的奶奶和她的五朵金花》。聂崇彬,1957年出生于上海,八十年代末去香港定居,曾任酒店和广告公司经理。移民美国后弃商投文,曾在《星岛日报》当副刊记者,新闻编辑以及生活资讯主编,是美国上海等地多份报纸杂志的专栏作家。

往期回顾(戳下方标题):
  州志-你不知道的雍正《连平州志》揭秘连平起源之迷秀才、举人、贡士、进士的区别
    牟爷是如何在连平白手起家的《连平州志》卷之一:星野《连平州志》卷之一:舆图
    《连平州志》卷之一:八景图连平新八景建置1建置2建置3建置4建置5
    《连平州志》卷之二:连平疆域、山川连平风俗
    《连平州志》卷之三:连平城池连平公署CCTV央视《中国影像方志》连平篇
    《连平州志》卷之四:连平学宫先贤先儒祭礼祭品冒籍乡饮酒礼
    《连平州志》卷之五:祀典-祭先农坛祭关帝庙贡赋1贡赋2贡赋3贡赋4贡赋5
    《连平州志》卷之六:兵防1兵防2津梁秩官选举貤封和乡饮宾
    《连平州志》卷之七:人物,宦迹.武绩.人瑞.德量.义略孝行.方正.耆硕.善行.耆寿列女.贤母.寿母
    《连平州志》卷之八:物产古迹·寺观.坟墓祥异.饥荒.旱涝.兵事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1,内管岩石壁记/征浰头祭文/蒙泉记艺文2,鼎建州治碑记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3,修岩坡路碑记/重修三多桥记/捐修葫芦峒山路序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4,文山二女墓记/宋故丞相文信公二女墓铭/祭文烈女双正墓文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5,重修州城记/连平州明伦堂记/重建城隍庙记/祝圣寺记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6,牟公祠堂记/重修牟公祠序/牟公祠聚元会序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7,连平形胜记/圣迹岩记
  族谱-上坪谢氏历次修谱时间上坪谢氏明清老族谱复渊公迁居上坪的时间
    连平上坪谢氏的字辈连平上坪谢氏家约(家训)仲辉公的兄弟俊玮公派贤达
    上坪谢氏七修谱错漏存疑朝位公文武世家从小水外迁的朝佳公后裔岭下懋年公记
  祠堂-上坪谢氏大宗祠历次修缮时间上坪谢氏复渊公祠八修记福珍、福颙公祠及洞主庙
    仲贵公祠俊芳公后裔祠堂分布南逸(俊玮)公祠重修记朝应公祠始建年代初探
    瑄公后裔祠堂分布连平颜氏府第分布消失的连平学宫消失的福音堂(连平中学前身)
  乡土-连平州城大小及攻城纪事连平颜氏谁的官衔最高颜伯焘厦门抗英及革职返乡事略
    蒙泉公剿匪往事大湖寨的翰林曾冠英上坪民意“镇长”谢朝佩颜世清书画收藏)、颜宝航
    连平人民医院首任院长翁润苍缅怀上坪古坑人谢开育连平考上清华北大的学子全国状元现状
    连平历年水灾汇总上坪谢氏十三景下坪八景上坪水口桥的来历上坪街老照片鹰嘴蜜桃史
    连平县电影院放映简史连平丧葬习俗辉公飞半垌文龙公历代祖墓考上正继诚公考略
    颜检墓的现状和修造故事明代顺阳王朱有烜墓出土记安徽宏村游记后收藏时代上莞圣旨牌匾


本文出自【照牛排考古】博客,文章不定期更新,转载请以链接的形式注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zhaoniupai.com/kaogu/archives/1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