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明代顺阳王朱有烜墓出土记

  照牛排按:从岳父家去上蔡县城有两条路,一条经过李斯楼的李斯墓,另一条经过金井吴的顺阳王墓。李斯墓规模宏大,我每年都会去一两次。而顺阳王墓很不显眼,虽然久闻其名但从未到访。我在网上找了一些顺阳王墓的图片,加上实地探访和航拍,感觉这个607年前的明朝藩王墓挺凄凉的。1969年,金井吴当地村民取土发现此墓时,未被盗掘,此后经过文物部门的发掘,几百件宝贝被合法拿走之后,就仅剩一个肮脏积水、无人看守的青砖墓壳废墟,墓前还堆了一些生活垃圾。说起来河南的文物古迹繁多,别说李斯墓,就算是巩义众多宋朝皇陵石像生,也只是麦地里妨碍农民种庄稼的一堆“破玩意”。顺阳王墓如果放在连平,估计早就开发成旅游景点了。

探访河南上蔡县金井吴顺阳王墓及出土文物

shunyangwang3.jpg

顺阳王墓文保碑,2018年立

  为记录和了解顺阳王墓,摘抄3篇文章,一篇是上蔡县文物管理所工作人员尚玮的《明顺阳王朱有烜墓出土记》,一篇是天中晚报记者景中原的《上蔡县金井吴村顺阳王墓:至死不渝的爱情见证》,还有一篇是河南旅游局汪军的《地下宫殿明顺阳王墓》。

  尚玮-《明顺阳王朱有烜墓出土记》——

  笔者老家住在上蔡县城南4公里的尚堂村。村南1公里处,靠着金井吴村后有一大冢,巍然隆起,人们说它是“蔡王冢”。西周至春秋时期,上蔡为蔡国建都地,蔡国的君主叫蔡侯,当地的人们后来就称蔡侯为蔡王。人们还说这座墓的主人下葬时,是“龟打鼓,鱼敲锣”,即有龟落在鼓上,有鱼落在锣上,又说从前人们在墓前烧香祷告,可以借出瓷盘、瓷碗等宴客用具,把这座墓说得神乎其神。这座墓埋葬的到底是不是蔡侯呢?墓内情况又究竟如何呢? 1970年,这个长期为人们猜想而又不知究竟的秘密,终于被揭开了。

shunyangwang2.jpg

明代顺阳王朱有烜墓,墓门朝南,墓顶是一个小路

  当时正是春和景明的农历三月,群众在墓上取土,发现是砖室墓,猜想着墓中会有贵重文物,便将墓挖开。此事被上蔡县文化馆知道后,即予制止,并报告了省文物工作队。省文物工作队便派人前来清理。这年我才三岁多,也跟随父亲去看热闹。当时墓的四周人山人海,主持清理墓葬的文物工作者为了顺利进行工作,让人把守,不让观众到达墓前。只见从墓中抬出成筐成筐的土。对这些土,有人用筛子一筛一筛地筛。据说筛出的有小金人、金凤凰等。近年我在上蔡县文物管理所工作,由于工作需要,对这座墓出土的文物进行了鉴定登记,对墓葬的形制进行调查丈量,并在群众中多次了解访问,这才算是明确了全貌。

  这座墓不是蔡侯墓,而是明朝初期顺阳王朱有烜(1385-1415年)的墓。朱有烜是明太祖朱元璋的孙男,周定王朱橚的第三子。

shunyangwang4.jpg

顺阳王墓室内有积水

  墓葬为青砖结构,下用方砖铺地,上为拱券式砖顶,高3~4米。墓门向南,走进墓门就是一条前高后低的斜坡状墓道,墓道尽头是墓室。墓室由前室、天井、耳室、后室四个部分组成,是按照人间四合院的形式建筑的。前室相当于人间住宅的前门,呈东西长方形,中间堆积着腐朽的木质灰烬与蘑菇形的铜质门钉,显然是木质大门腐朽后的遗物。前室后为天井,呈方形,相当于人间住宅的院落。天井东、西各有一方形耳室,相当于东屋和西屋。天井后为后室,即停放棺椁的棺室,相当于人间的堂房。后室面积最大,东西4.1米,南北3.8 米,呈东西长方形,北壁正中及东、西墓壁各有一个龛。放棺椁的棺床位于后室的北部,东西3.1米,南北2.8米,全为青砖所砌,边沿处镶砌着刻有门形图案的青石条;棺床中间有一个用砖砌的方形孔穴,内填黄土,名曰“金井”。金井下接土地,棺椁入葬时,必须端正地坐在金井上,方士们认为这样才能沟通阴阳之气,死者入土得安。

SYW2.jpg

顺阳王墓平剖面图

  由于工作需要,我查阅了《文物登记册》,见朱有烜墓的出土文物单独登记,对这批珍品得览全貌。此墓出土的文物分金器、玉器、银器、铜器等类,计259件。此外并有墓志一合。

  在这259件文物中,数量最多、令人啧啧赞叹的是金器和玉器。

  金器共计50件,其中有金人、金壶、金镯、金簪、金碗、金盒、金戒指、金耳环、金条等。每项件数不等。金人两个,大若核桃,中间有金链相连;形状为两肥胖儿童击鼓舞蹈状,笑容可掬。金壶有盖,鼓腹圈足。盖上有花朵纹,颈部饰几何纹,腹部有连环人物图案环绕。图案中有树两株,一为阔叶树,一为柳树。树间皓月当空,柳丝轻拂;前面有两人携带东西,似在早晨出行,后面有两人拱手肃立,似在送行,形象逼真。金凤凰为佩饰,作展翅飞翔状,足下有云朵,凤凰与云朵均用金丝盘结而成,极为精致。金簪顶端用金丝盘结成六个花朵,每个花朵上分别嵌有红绿宝石。其他如金碗、金镯、金盒、金戒指等,均造型优美。

上蔡县金井吴村顺阳王墓出土的金壶、金顶(驻马店

上蔡县金井吴村顺阳王墓出土的金壶、金顶

上蔡县金井吴村顺阳王墓出土的金凤凰

上蔡县金井吴村顺阳王墓出土的金凤凰,6cm x 4cm,重37克

  玉器共132件。其中有龙头玉碗、婴戏玉坠、云凤玉牌、玉鱼坠、玉龙、玉双鸟、玉鸳鸯、玉瓶、玉桃、玉叶、玉珠、玉饰等。每项一至数件,均为白色,玉质温润,刀工细致,形象逼真。如龙头玉碗,高4厘米,口径8厘米,敞口深腹圈足;口沿与腹部间有一弧形把手,呈龙头状,龙头怒目张口,口中衔一圆环,可以自由旋转,加之玉质白如羊脂,堪称珍贵文物。婴戏玉坠,为两男孩相抱一瓶,男孩两鬓垂髻,眉开眼笑,形态活泼自然。

上蔡县金井吴村顺阳王墓出土的龙头白玉碗(驻马店博物馆藏)

上蔡县金井吴村顺阳王墓出土的龙头玉碗

  金器、玉器之外,较为珍贵的文物是一铜炉。铜炉高16厘米,炉灶上有锅与锅盖,上下形成一体,构造精致。此外,还有铜镜、铜门轴、铜筷、铜锁、铜钱及瓷缸、锡壶、象牙梳等。

上蔡县金井吴村顺阳王墓出土的带链铜炉

上蔡县金井吴村顺阳王墓出土的带链铜炉,仅手掌大小,我估计是香薰

  应该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墓志。我曾用墓志对照《明史》,发现墓志对《明史》可起纠正与补充作用。

  墓志为青石所制,一合两方,呈正方形,边长79厘米,厚7.5厘米。上为志盖,楷书“故顺阳王之墓”六字。下为志文,亦是楷书,文如下:“王讳有烜,大明太祖高皇帝之孙,周王之第三子,庶出也。洪武十八年五月二十九日生。洪武三十五年八月初八日封为顺阳王。妃吴氏,前汀州卫指挥佥事吴广之女。王子女无。永乐十三年六月初四日以疾薨。享年三十有一。赐谥曰‘怀庄’。以是年九月十二日,迁已故妃吴氏之柩同葬于汝宁府上蔡县朱贤保之原。谨志幽堂,以垂永久。谨志。”

  志文和志盖文字原来自然都是竖行,无标点符号(现标点是笔者加的)。朱有烜在《明史》中无传,仅在卷一百《表第一》中有如下记载:“顺阳怀庄王有烜,定庶三子,永乐初封。十三年死。无子,除。”

  “定”,据《明史》,即周定王朱橚(1361-1425年),为明太祖朱元璋嫡生第五子,洪武十一年封,十四年就藩开封府。“定庶三子”即周定王第三子。“庶出”即妾生的孩子。

  《明史》是清朝乾隆年间编纂,距墓主人朱有烜生活的年代较远;墓志为埋葬朱有烜时所书,史实当然较为可靠。根据墓志记载,可发现《明史》有以下错误和不足:
  (1)朱有烜的出生时间、死因、年龄,《明史》均无记载。墓志则谓其“洪武十八年五月二十九日生”,“永乐十三年六月初四日以疾薨”,“享年三十有一”。
  (2)朱有烜的封王时间,《明史》说是“永乐初封”,墓志则谓:“洪武三十五年八月初八日封为顺阳王。”《明史》误。
  (3)《明史》对朱有烜的妃没有记载,墓志则谓:“妃吴氏。前汀州卫指挥佥事吴广之女”,说明了吴妃的出身,并从“迁已故妃吴氏之柩”得知吴妃是先朱有烜而死的。
  (4)朱有烜的子女情况,《明史》曰:“无子。”墓志则曰:“王子女无。”不仅没有儿子,也没有女儿。
  (5)《明史》称朱有烜为“顺阳怀庄王”,从墓志“赐谥曰怀庄”可知“怀庄”是其谥号。

  此外,《上蔡县志·舆地志·陵墓》谓:“明顺阳怀庄王墓,在五花涧。”五花涧在上蔡县城南13公里,而顺阳王墓却在县城南5公里出土,对《上蔡县志》亦起着正误作用。

  金井吴村村名的由来也与顺阳王墓有关。金井吴村的村民多姓吴,应是从吴妃而来。古代王者的墓皆有祭祀殿堂及专人守墓。吴妃年轻而死,其母家是会派家奴前来守墓的。家奴皆从主人姓,在此守墓的吴妃家奴亦应姓吴。守墓人在此世代繁衍,当即是今日金井吴村的吴姓。“金井”二字当是出于墓室中棺台上的孔穴“金井”之名。

shunyangwang.jpg

航拍顺阳王墓,在一个不起眼的麦田角落

  景中原-《上蔡县金井吴村顺阳王墓:至死不渝的爱情见证》,2015年07月10日——

  1970年4月,河南省上蔡县邵店乡金井吴村村民在村西北角土冢上取土时,发现了一座古墓。一些村民当即进入墓室查看,发现了几十件文物,他们将文物取至村委会暂为保存。上蔡县文化馆的工作人员闻讯后,及时赶到该村验收文物。随后河南省文物工作队又对该墓进行了清理。同年5月,所出文物正式入藏县文化馆,1989年转交上蔡县文物管理所收藏。据墓志记载,此墓是明太祖朱元璋之孙顺阳王朱有烜与吴妃的合葬墓。

  顺阳王朱有烜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之孙,其父为朱元璋的第五子——就藩开封的周定王朱橚,朱有烜的封地在顺阳,祖籍为安徽凤阳,皇家陵墓则坐落于南京、北京。那么,顺阳王死后为何没有安葬于与其有着密切关联的故土、封地和皇家陵墓,而是葬于偏僻荒凉的上蔡县城南3公里的金井吴村呢?随着近年顺阳王墓的发现与发掘,通过墓志铭中的记载和金井吴村代代相传的历史故事相互印证,揭开了这个神秘的面纱。

SYW1.jpg

亟待保护的顺阳王墓

  吴广访友 为爱女缔结皇家姻缘

  “金井吴村,早在600年前叫大吴庄。后来为啥改名叫金井吴了呢?说起这其中的缘由,还得从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之孙——顺阳王朱有烜与本村姑娘吴玉菡之间的一段凄美爱情故事说起。”2015年6月14日,在上蔡县重阳街道金井吴村,该村村民吴存粮对前来探访顺阳王墓的记者打开了话匣子,娓娓讲述起来。

  明洪武年间,大吴庄只有吴姓和朱姓两大户人家。

  先说吴姓家族中有一个叫吴广的年轻人,应召从戎后屡建奇功,数年间就官升至汀州卫指挥佥事(秩正四品)。真可谓出人头地,官运亨通。然美中不足的是,他早年丧妻,只有女儿玉菡与他相伴。

  再说朱姓家族中有一个叫朱贤保的人,从小就与吴广在一起推铁环、上树、爬墙、捉迷藏,彼此情同手足,亲如同胞。朱贤保长大成人后,刻苦好学,四书五经倒背如流。后经地方官推荐,成为开封周定王朱橚府上的幕僚。

  一日,朱贤保闻知,20余年未曾谋面的同村好友吴广从汀州千里回乡,遂念故友之情,便提笔展纸,传书邀吴广到开封相见叙旧。

  马蹄奔腾,车轮飞转。不及4日,吴广父女二人便与迎侯在开封南驿站的朱贤保相聚。

  初到开封的几日,朱贤保和家人每天陪着吴广父女二人漫游古城,却未敢忘当月老、题红叶之事。

  一晚,他借故拜见周定王第三子朱有烜,暗地里将缔姻之事和盘托出。朱有烜听罢大悦,二人便又如此这般地定下了窥视玉菡的花容之计。

  两天后,在朱贤保的密约牵线下,吴玉菡和朱有烜相逢于开封铁塔下。二人郎才女貌,一见钟情,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说话间,二人走过铁塔、越过虹桥,欲往荷亭。正值二人低头卿卿我我、柔情蜜意地互诉衷肠之际,不曾想,在一个花廊转角处,他们与一个年过五旬、头戴明珠冠、足蹬粉底靴步履匆匆的人迎面撞了个满怀。

  谁知,这一撞不要紧,日后竟惹出一桩杀子夺媳的悲剧来。

上蔡县金井吴村顺阳王墓出土的金龙镯

上蔡县金井吴村顺阳王墓出土的金龙镯

  见色起意   周定王杀子夺媳

  与朱有烜、吴玉菡撞了个满怀的是何人?此乃明太祖朱元璋的第5子,朱有烜之父、镇守开封为藩的周定王朱橚。此时的朱橚,身边的二妃已故,他早想再婚。今日一见有着沉鱼落雁之容、羞花闭月之貌的吴玉菡,他便陡起淫心。

  一晚,朱橚差人将儿子朱有烜唤至书房,盘问前几日和他在一起的小女子姓啥名谁,与他是什么关系。朱有烜不敢撒谎,便如实将朱贤保为他牵线做媒之事一一禀告。朱橚听罢沉思片刻说道:“为父前日呈报上奏,太祖准下本来,封你顺阳(今河南淅州)为王。今日洪武三十五年八月八日,你明日启程赴任。”朱有烜不敢辩言,便跪拜谢恩而去。(照牛排注:明太祖朱元璋当了31年皇帝,明成祖朱棣篡位后废除建文年号,称洪武三十五年,其实是建文四年即1402年,此时朱元璋已经不在世了)

  吴玉菡得口信后啜泣不止,哭得像个泪人。

  再说吴广已来开封数日,遂告别朱贤保欲动身离别。朱贤保执意挽留,便说:“令爱玉菡是你的千金,我也当亲生女儿看待。现如今她与有烜的终身大事八字才有一撇,我想让她暂在开封留住,你看可好?”吴广听罢,唤来女儿玉菡,叮嘱再三后便匆匆告别,只身前往汀州。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晃两个月过去。一日,朱贤保正在庭院观花,忽地有人来传,说是周定王朱橚有请,便急奔周定王府。见到朱橚后,朱贤保慌忙磕头参拜。朱橚忙将他搀起,开口笑道:“闻知你从中牵线搭桥,成就了吾儿有烜与玉菡的天合地配之事。今吾作主,成全美事,佳期已定,明日成婚。”

  次日,周定王府张灯结彩,挂红贴喜,笙管齐奏,好不热闹。只见朱橚一袭新装迈步而至,并命喜宴开席。

  鼓打三更,前来贺喜赴宴之人早已散尽,吴玉菡影伴孤灯独守洞房。然玉菡性格刚烈,宁死不从,朱橚一时无计可施,便扫兴而去。

  翌日,玉菡忍气吞声,捎书远驻宛域西界顺阳的夫君朱有烜,只对他新婚未归怨词询问,并未对公公非礼之事透露半分。朱有烜接信后得知父王已为他完婚的消息后惊讶万分,不敢相信,为探虚实,他不敢有片刻延误,立刻扬鞭催马,急奔开封。

  周定王朱橚看儿子回来后整天和儿媳出双入对,形影不离,便心生妒火,暗自定下杀子夺媳之计。一次较量中,朱橚持剑向朱有烜胸口刺去……但吴玉菡用胸护朱有烜,被刺身亡。

  玉菡死后两日,朱橚把玉菡安葬在开封南郊,并将噩耗报于远在汀州的吴广。

上蔡县金井吴村顺阳王墓出土的金簪(驻马店博物馆藏)

上蔡县金井吴村顺阳王墓出土的金簪(驻马店博物馆藏,下同),照牛排很好奇,金簪上镶嵌的5颗宝石哪去了?

  死后同穴   诠释不渝爱情

  爱妻玉菡死后的10多年间,任由媒人提亲,朱有烜都心如死灰,发誓此生不会再娶。永乐十三年,忧伤成疾的朱有烜一病不起,他自知寿数将尽,便咬破手指,写下遗书,恳求父王朱橚同意他死后与爱妻玉菡同葬一穴。

  朱有烜死后,朱橚自知是自己一时糊涂铸错害媳丧子,很悔恨,便按儿子遗言把朱贤保和吴广召来商议埋葬儿子、儿媳之事。心知内情又善解朱橚之意的朱贤保便说:“顺阳王夫妇二人无子无女,若将他们合葬于开封,每逢清明扫墓,鬼节祭奠,族亲往来多有不便,还增添了王爷睹物思亲的伤心。不如把二人合葬于我和吴广的家乡为好。”朱橚听罢,也正合他意,便点头应允,挥笔斥资迁柩把儿子、儿媳合墓厚葬于上蔡县卧龙岗大吴庄。

  大吴庄自安葬了顺阳王朱有烜和其妻吴玉菡后,为什么把村名更改为“金井吴”了呢?这还得从那个时代的丧葬习俗说起。过去宫廷里的王爷和位高爵显的官员及嫔妃死后,其墓葬里的棺床上都要被打上一个孔穴,这个孔穴称为“金井”。其意是,死者的灵魂可从此孔穴连接地气精华,衍生万物。大吴庄的先民们为了沾上几分皇气,遂将“大吴庄”更名为“金井吴”。照牛排考古www.ZhaoNiuPai.com

  “我讲述的这个故事,在金井吴村已代代相传了数百年。但是,村里人老几辈子的人都把它当成了一个虚无的传说。当时,谁也不会想到就在村边的高土封丘下还真有传说中的顺阳王墓。”吴存粮提起他们直到1970年4月,顺阳王墓被发现发掘后,才从墓志所刻的铭文上证实了这个传说绝非虚构而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时,唏嘘不已地对记者说。

  据吴存粮介绍,当年从顺阳王墓出土的众多珍贵文物中,除金人、金壶、金锅、金勺、金项环、金簪、金戒指、金耳环、金镯;银针、银线;龙头白玉碗、婴戏玉坠、白玉鱼坠、白玉桃、玉瓶、玉珠外,还出土了传说中的顺阳王赠于吴玉菡的定情信物——白玉鸳鸯。顺阳王墓葬出土文物共有259件(驻马店博物馆说是70多件),以小件居多(尤其是叶状玉饰),这些文物一部分存放在上蔡县文物管理所,一部分放在驻马店市博物馆供民众参观。

上蔡县金井吴村顺阳王墓出土的玉鸳鸯

上蔡县金井吴村顺阳王墓出土的玉鸳鸯

  顺阳王墓   现状堪忧亟待保护

  顺阳王墓是一座规模宏大、结构复杂的地下陵寝。墓门向南,从南至北依次为墓道、甬道、前室、中室、后室,由左右耳室组成,全长28.31米。总面积为224平方米,规模宏大,结构完整,是研究明代墓葬结构和丧葬习俗的重要资料。

  现存前室北侧、中室北侧及左右耳室甬道内,各有一对石制而成的石门轴。耳室位于中室两侧形状相同,呈正方形,长2.9米、高4.1米,均为东西拱券式。后室东西北三壁各有一个壁龛,其中两侧壁龛左右相对,大小相同,均长0.7米、高0.89米、深0.5米,后壁壁龛较大,宽1米、高1.1米、深0.5米。后室和两耳室各有棺床一个,其中后室棺床位于正中,左右耳室棺床与耳室大小相等。墓室地面用青石方砖砌成,墓壁和墓顶为长方形青砖垒砌。

1.jpg

顺阳王墓内部

  顺阳王墓出土的随葬品较多,且造型精美,其中的金银玉器,对研究明代王室贵族生活、用具、美术、乐舞等都具有很高的文物价值。顺阳王墓出土的墓志铭,不仅为研究《明史》提供了较为翔实的材料,还对《明史》起到了补充作用。

  “顺阳王墓自1970年5月被发掘后,因缺乏相应的保护措施,现已损毁严重。”吴存粮告诉记者,该墓葬每遇雨天,雨水就会顺着地势较低的墓道和洞开的墓室大门灌入墓室中,致使现在墓室中一直积水不断,淤泥厚积。加之墓冢封土曾被村民挖取已至砖砌墓顶,长年的风刮日晒雨淋,已让这座古墓葬面临消失的危险。他希望有关部门行动起来,维修保护好这座珍贵的地下文物。

上蔡县金井吴村的顺阳王墓

上蔡县金井吴村的顺阳王墓

  时光悠悠,顺阳王墓历经风雨600多载。看到这座古墓葬,世人仿佛回到了那个离我们久远的年代,看到了璀璨的中华文明。对这座弥足珍贵,不可再生的,具有很高的历史、科学、学术、工艺研究价值的地下文物,我们有责任保护好,把它留给子孙后代。

河南旅游局汪军-《地下宫殿明顺阳王墓》,2013/12/3——

  明顺阳王朱有煊墓位于上蔡县城南3公里的金井吴村西北隅、开龚公路东侧约100米,是一座高约10米,直径约20米的大土冢。土冢顶上一棵老柿树孤零零地成年累月经受着风刮日晒。土冢南面有一东西长3米左右、南北宽约1.7米、高0.5米的黄土砌成的祭祀台,供善男信女烧香叩头用。除此之外,就是残垣断碑和20多个顶梁用的青石墩。

  据说此地原来有一个宏伟壮观的建筑群,因历经战火而荡然无存。但至于它的众多神秘传说却流传至今。

  一说是乐善好施的蔡王冢。相传蔡王爷心地善良仁慈,乐为民解忧排难。穷苦人家办红白大事缺少盘杯碗筷,到墓前烧纸焚香祈祷,夜里蔡王爷就把餐具送给祈求者。一次,一个黑心的财主借用之后把金餐具藏起来,用假的还给蔡王。此后蔡王只借瓷器。又有一黑心人留下瓷器,还以陶器。蔡王很生气,不再借东西给人,改行当了医生,为人看病。直到六十年代初,还有很多善男信女前去祭拜求药。每逢初一、十五求拜者接踵而至,香烟弥漫到半空。金井吴村每年四月还唱三天大戏感谢蔡王保佑平安,更是热闹非常。

  一说是风水先生冢。相传很久以前山西有一勘舆先生,骑着白马从山西顺地脉追风水,一直追到上蔡境内,见前边不远处南北卧一高岗,宛如一条巨龙,高岗正中有一处地方,树木葱郁,紫气升腾,是难得的风水宝地,喜不自胜。得意忘形之际,顾不上看地形,只管打马快跑。马跑到汝河边看到河宽水急刚要停下,挨了一狠鞭,马一急腾空跃过汝河,把风水先生掀翻地上,摔死在金井吴村西北角。马留不住步,又向东南跑了300米停下,见主人已死,也气死在金井吴村东南角。霎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刮得天昏地暗,大风过后,这两个地方各出现一个大土冢。金井吴村西北角的叫先生冢,东南角叫白马冢。文物遗迹今存。

shunyangwang5.jpg

顺阳王墓出口的玉匣六子凤方牌

  1970年5月村委挖冢里的砖头盖学校,随着挖墓行动的进展,土冢神奇的面纱也层层剥去,呈现在世人面前的是一座规模宏大、建筑精美的地下宫殿——明顺阳王墓。

  明顺阳王墓墓室坐北朝南,墓顶在地面1米以下,四壁及顶部全用长方形大青砖(每块约15公斤)和白灰掺糯米面垒砌而成,墙壁厚1米多。墓室东西宽11.10米,南北长15米,高10米,面积约170平方米。墓道长约14米,呈南高北低斜坡。打开6条宽约0.6米、长约3米横着叠起的青石板,是一座重檐式雕花门楼。门楼高2.5米,宽2米,由大青砖砌成,大青砖上雕刻着花鸟草木,游龙走兽及人物,无不造形奇特,构思精巧、雕巧精细,栩栩如生,观之使人如置身于绿树成荫、鸟语花香的御园琼阁的仙境,无不拍手叫绝。大门为木质,虽已朽腐不存,但从那长约0.2米的银门钉可知当年豪华风采。大门口里边一米处,杂乱地堆着一具人骨,头、身、臂、腿挤压在一起,可能是忠于职守的门卫,虽粉身碎骨但仍不下岗。

  进入大厅,是一个东西长11.10米、南北宽近5米的大厅,厅顶为拱券式,墙壁上用各种染料及金、银描绘出各种图案,形态逼真,活龙活现,金璧辉煌,光彩照人,高大宽敞,庄重肃穆。

  大厅后壁中间是第二道木门,形制如第一道。进门是一南北长近5米、宽近2米的拱券式过厅,东西两壁各有一耳房,耳房均为南北长2.8米,东西宽2米、高2米的拱券顶小屋,房内靠后壁各有一高0.35米的棺床。东房棺床上躺一具完整的男性骨架;西房棺床上躺一具完整的女性骨架,身上的衣着已成土灰。过厅中央地板砖下埋一石匣,打开石匣,原来是两块各高、宽0.8米,厚0.10米的墓碑(墓志铭)。上面的一块刻着“故顺阳王之墓”六个楷书大字。下面一块墓志。

  过厅北端是第三道大木门,其形制同第二道。穿过大门,进入主墓室。主室南北宽5米多,东西长方形拱券顶,西、北、东三面墓壁距墓底约1米高的地方各有一个壁龛。墓室北壁下有一棺床,其东西长3.1米,南北宽2.8米,高0.45米,边沿用青石条砌成,上刻闩形图案。棺上有一具头东脚西的残尸骨,无头骨,身躯、胳膊、腿、脚等部位完好;棺床上还放着一条玉带,中镶红、蓝宝石,墓室东南角放有面盆、水桶及盘具若干,水缸、面缸各一,皆为陶制。缸平底、深腹、敞口,施褐色釉,高1米,口径0.6米。棺床西北角的地板砖上放着一个已朽的木盒,装着五光十色的金、银、铜、玉、宝石等珍器。经过细致清理,共清理出随葬器物数百件,皆可称得上价值连城的艺术珍品。

上蔡县金井吴村顺阳王墓出土的金簪

上蔡县金井吴村顺阳王墓出土的金簪,吴妃的宝贝里还有一类象挖耳勺的耳挖簪

  最为人叫绝的是“月夜送行图”金壶和铜火炉。金壶有盖、细颈、鼓腹、圈足。盖上刻有线条匀称流畅的花朵纹,颈部刻有构图精巧的几何图案。重点在腹部,刻着一幅活生生的月夜送行画:两棵大树,一棵是阔叶树,一棵为柳树,柳丝间透出一轮高照的圆月。画中四人,为早晨送行状。一人荷担前行,一人向后站立拱手作揖向送行的二人辞行,嘴稍张,似乎是在说“多谢关照”;二位送行者一抱物停立,眼角挂泪张口,似含泪说:“请多保重”;一抬袖掩脸返身欲走。端祥画图,使人不禁感叹诗仙李白“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所表达的无限深情,赞美温庭筠“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构思意境的清新。

  再看铜火炉。炉上端是一釜,釜上有一凸形盖,可自由旋转,盖与炉口吻合得天衣无缝。炉深腹,下部有一洞为火门,炉膛内似有火苗跳跃。炉底部略凸,下有三只短足。眼观其炉,耳边似乎回想起五百年前汴京城马道街上卖小吃者的叫卖声。

  像那一对男孩边跳舞、边击鼓,笑容可掬如米勒佛的金人;敞口、鼓腹、圈足,龙嘴衔玉环的龙头把手的白玉碗;以黑白相间的玉雕成的两男孩共抱一花瓶戏嬉的戏婴玉坠;数片桃叶衬饰,桃叶脉络清晰,水珠滚动,桃子光润细腻,晶莹透亮,望之垂涎欲滴的白玉桃;用阴线刻成的鱼目圆睁,翘动的鱼须微微弯曲,鱼鳍纹理漓漓可数,鱼尾稍弯,极富动态感的白鱼玉坠……观赏着那件件古代艺术珍品,无不为先人的精妙绝伦的技艺所倾倒,无不为华夏儿女的聪明才智而自豪。

往期回顾(戳下方标题):
  州志-你不知道的雍正《连平州志》揭秘连平起源之迷秀才、举人、贡士、进士的区别
    牟爷是如何在连平白手起家的《连平州志》卷之一:星野《连平州志》卷之一:舆图
    《连平州志》卷之一:八景图连平新八景建置1建置2建置3建置4建置5
    《连平州志》卷之二:连平疆域、山川连平风俗
    《连平州志》卷之三:连平城池连平公署CCTV央视《中国影像方志》连平篇
    《连平州志》卷之四:连平学宫先贤先儒祭礼祭品冒籍乡饮酒礼
    《连平州志》卷之五:祀典-祭先农坛祭关帝庙贡赋1贡赋2贡赋3贡赋4贡赋5
    《连平州志》卷之六:兵防1兵防2津梁秩官选举貤封和乡饮宾
    《连平州志》卷之七:人物,宦迹.武绩.人瑞.德量.义略孝行.方正.耆硕.善行.耆寿列女.贤母.寿母
    《连平州志》卷之八:物产古迹·寺观.坟墓祥异.饥荒.旱涝.兵事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1,内管岩石壁记/征浰头祭文/蒙泉记艺文2,鼎建州治碑记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3,修岩坡路碑记/重修三多桥记/捐修葫芦峒山路序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4,文山二女墓记/宋故丞相文信公二女墓铭/祭文烈女双正墓文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5,重修州城记/连平州明伦堂记/重建城隍庙记/祝圣寺记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6,牟公祠堂记/重修牟公祠序/牟公祠聚元会序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7,连平形胜记/圣迹岩记艺文8,建立义学碑记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9,待赠若周何公传(何多才)艺文10,黄玫石先生传(黄志正)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11,曾得忠、王问臣合传艺文12,何母颜孺人传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13,刘正烈传、墓、亭艺文14,叶烈妇传
    《连平州志》卷之十:诗1,牟应受的诗诗2,何深的诗诗3,颜希圣的诗诗4,连平杂诗
  族谱-上坪谢氏历次修谱时间上坪谢氏明清老族谱复渊公迁居上坪的时间
    连平上坪谢氏的字辈连平上坪谢氏家约(家训)仲辉公的兄弟俊玮公派贤达
    上坪谢氏七修谱错漏存疑朝位公文武世家从小水外迁的朝佳公后裔岭下懋年公记
  祠堂-上坪谢氏大宗祠历次修缮时间上坪谢氏复渊公祠八修记福珍、福颙公祠及洞主庙
    仲贵公祠南逸(俊玮)公祠重修记朝应公祠始建年代初探
    俊芳公后裔祠堂分布俊璇公后裔祠堂分布瑄公后裔祠堂分布琪公后裔祠堂分布
    连平颜氏府第分布消失的连平学宫消失的福音堂(连平中学前身)
    连平谢氏八房祠(芝兰书室)连平上坪黄坑屋谢氏诚文公祠2023年连平上坪谢氏祠堂进伙回顾
  乡土-连平州城大小及攻城纪事连平历年水灾汇总连平颜氏谁的官衔最高忠信榕树下何氏
    下坪文魁丘庄连平考上清华北大的学子中国高考状元现状) | 颜伯焘厦门抗英及革职返乡事略
    蒙泉公剿匪往事大湖寨的翰林曾冠英上坪民意“镇长”谢朝佩颜世清书画收藏)、颜宝航
    连平人民医院首任院长翁润苍缅怀上坪古坑人谢开育连平上坪祠堂文化简述连平客家山歌
    连平上坪客家锣鼓锣鼓乐谱) | 连平过年(春节)风俗梅州客家十二月节索民谣
    连平上坪西禅寺上坪谢氏十三景下坪八景上坪水口桥的来历上坪街老照片鹰嘴蜜桃史
    连平县电影院放映简史连平丧葬习俗辉公飞半垌文龙公历代祖墓考上正继诚公考略
    颜检墓的现状和修造故事明代顺阳王朱有烜墓出土记安徽宏村游记后收藏时代上莞圣旨牌匾


本文出自【照牛排考古】博客,文章不定期更新,转载请以链接的形式注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zhaoniupai.com/kaogu/archives/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