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颜伯焘厦门抗英及革职返乡事略

  按:连平颜氏,素以“一门三世四节钺,五部十省八花翎”名世,是清朝时岭南地区的世家大族,名震朝野。从康熙起至清末的200多年里,在男性人口不足1000人的家族里,科考中式者有二甲进士(翰林)3人、三甲进士1人、举人21人、拔贡近50人(不含秀才和监生)。有七品以上官员60多人,颜希深、颜检和颜伯焘祖孙三人,为连平颜氏翘楚。关于颜伯焘,正史《清史稿》及碑石之类官方记载,官衔一大堆,不够立体,近来照牛排读到与他有交集的张集馨所著年谱,其中记载颜伯焘厦门抗英及战败后被革职返乡的事,对于了解真实的颜伯焘大有裨益

ybt11.jpg

颜伯焘

ybt.jpg

《连平颜氏宗谱》记载颜检及颜伯焘

  颜伯焘(1788-1855年),字鲁舆,号载帆、小岱,是连平颜氏始祖颜振耀的七世孙。颜伯焘22岁中举,26岁中进士。若18世纪欧洲没掀起工业革命,也就没有资本主义;老外在家自给自足而不必远涉重洋来中国贩卖鸦片,也就没有林少穆捅洋贼马蜂窝,伯焘公大概能像他的先祖一样,在“天朝上国”为官终老。历史没有如果,颜伯焘所侍的君主道光,远不及开钦天监跟传教士学过几何的康熙,他和朝臣们被闭关锁国的政策蒙蔽于井底多年,不知国外的世界。

YBT2.jpg

《清史稿·颜伯焘传》

YBT3.jpg

《清史稿·颜伯焘传》

  【中英厦门石壁之战】

  对于鸦片泛滥,颜伯焘曾上奏道光帝:“臣籍隶广东连平州,初次回籍,在嘉庆九年(1804年),彼时连平州吸烟者不过数人,已为指摘所归。二十一年,臣复回籍,则连平州吸烟者,多至数十人,然犹掩藏甚密。迨道光十三年(1833年),臣又回籍(安葬其父颜检),则连平州吸烟者,竟不可以数计。吸者固不避人,见者亦恬不为怪。尤可异者,贫民贱役,糊口维艰,可以日不再食,而烟则在所必吸。若纨绔子弟,有力之家,染此恶习者,更不必问。其始地方官非不严拿究办,继以究不胜究……连平如此,广东一省可知,即他省亦无不可知。”

  1841年,颜伯焘在厦门抗英时任闽浙总督,开始也不知英国佬的厉害,主张把英夷打服再来招降。讵料耗银200万两备战半年,应战不过一个时辰就弃城逃遁。战败后,这位曾经的主战派再也不谈剿夷——

ybt7.jpg

厦门石壁之战

  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正月十六日,(张集馨)谒前制军*颜鲁舆先生伯焘于守备署中。先是制军(颜伯焘)轻视逆夷,谓和抚皆非善。乃将各城巨炮,运至厦门,排列海口,而炮身极重,非数十人不能拉挽,制军惜费,不造炮车。同人进言,以炮台在墙外,非用炮车拉回,则兵丁不敢出墙装药。制军言骄气傲,以为一炮即可灭贼,何须再装药也?及逆船至,兵士见其帆影已将炮放完。英逆炮在船两旁,每边计四十门,衔尾二船齐进,至我炮墙边,开炮四十声,拽船而去;后船如之,前船复回,又连四十炮。不转瞬间,而沿海炮墙齐塌,军上大溃,制军亦奔,衣物并失,仅以身免

  奏入,(颜伯焘)奉旨革职。而怡悦亭中丞良*代其位矣。怡本粤抚,来闽会办军务,始在省住考院中,今因颜罪斥,遂至泉州统颜军。余谒见数次,临行时谓余曰:“公到任宜饬坚守,勿令挑衅;脱有贪功名心,则夷必撤浙省之兵船来与我抗,是我为浙受祸也……”

  余诣颜前督辞行,抗言谓余曰:“兄从山西来,看见我混帐同年姜萼园否?”余曰:“本道也。”颜曰:“兄看其人如何?”余曰:“同僚谓姜道心不能空,故鉴别人才,不甚谛当。”颜曰:“此乃小人之尤!”……因畅论英夷船坚炮利,纪律禁严,断非我师所能抵御。余笑其中情已馁,何前后如出两人?且已经去官,无从进议。

ybt9.jpg

锈迹斑斑的铁炮(厦门胡里山炮台)

  照牛排注:厦门可谓清朝当时最强的海防要塞之一,颜伯焘部署了50艘大战船、400门岸炮、5680名守军,另外还雇勇9274名(为节约军饷,战前一个月被遣散了)。厦门岛南岸用坚固的花岗岩筑成石壁,与鼓浪屿和龙海屿仔尾的炮台形成三点交叉火力网,由279门火炮严密封锁航道。限于当时的认识,颜伯焘只注重对海作战的沿岸炮台建设,对各炮台在陆上的侧翼、后方,以及镇南关、厦门城,全都未设防,以致战时被登陆英军轻易占领,导致炮台迅速失守、厦门沦陷。停泊在厦门岛外由璞鼎查率领的英军实力为:战舰10艘、载炮310门、武装轮船4艘、运输船22艘,共计2500人。

ybt10.jpg

红夷大炮(胡里山炮台)

  1841年8月26日下午1点45分,英军发起进攻,采取集中数舰火力逐一击破的战术。颜伯焘坐镇厦门岛指挥,炮火从三个方向朝海上的英国战舰飞去。1小时20分钟后,鼓浪屿上的3座炮台被打哑,英军上岸占领。下午4点,石壁炮台被侧面登陆的英军轻松攻下,接着厦门岛南岸的清军各阵地均告失守。才两三个钟头,固若金汤的厦门海防就彻底崩溃。颜伯焘眼看大半年心血转瞬间化为灰烬,惟有与兴泉永道(管辖兴化、泉州、永春二府一州的道台)刘耀椿“同声一哭”,退守同安县。第二天,英军进入厦门城,未见一个守军。9月5日,英军仅留下军舰3艘、士兵550人驻守鼓浪屿,主力部队撤离厦门,北上浙江。

ybt8.jpg

石壁炮台(胡里山炮台前身,战后已被英军炸毁)

  茅海建在《天朝的崩溃》中称,此役清军战死总兵一员(江继芸),副将以下军官7员,士兵伤亡人数无准确统计,只知减员324名。据《厦门市志》记载,清军击沉英军火轮2艘、兵船1艘,在10余天内打死打伤侵略军200余人。而英方则报告称,英军战死1人、受伤16人,完全没有火轮和兵船被击沉一事,疑为颜伯焘向朝廷谎报战绩。

  颜伯焘在厦门岛南岸(今厦门大学一带)建的石壁炮台,长约1.6公里,高3.3米,厚2.6米,全用花岗岩建成(普通炮台是用沙袋),每隔16米留一炮洞,共安设大炮100位。石壁外面护以泥土,可防止敌军炮弹炸起的飞石伤人。石壁后面建有兵房,还有围墙防护。战后,英国军官宾汉在《英军在华作战记》里写道:“虽有两艘载炮各74门的战舰对该炮台发射了足足两小时的炮弹,但并未使对方1门火炮失去效用。我们登陆后,发现在炮台内被打死的士兵很少。”

ybt4.jpg

颜伯焘别墅,已于1988年拆建为连平惠化中学

  【革职返乡

  被革职后,颜伯焘携家眷仆从和托运的货物浩浩荡荡回老家,其祖“公生明,廉生威”的官箴,到他这代或许只是嘴上说说的官箴而已了,自54岁起赋闲于连平西门岗别墅十余年——

  前帅(颜伯焘)回粤,道经漳城*。(1842年)二月杪,县中接上站差信,预备夫马供张。至初一日,即有扛夫过境,每日总在六七百名。至初十日,余与英镇迎至十里东郊,大雨如注。随帅兵役、抬夫、家属、舆马仆从几三千名,分住考院及各歇店安顿,酒席上下共用四百余桌。帅有亲军营三百人,感恩护送回粤,沿途皆须酒饭犒劳,是以酒席数多。余至书院谒见,则称夫人乳患,断不能行。余亦谓天雨泥泞,山水骤涨,请多留数日,以慰攀恋。帅意欣然。至十四日,仍无起身信。每日余必到考院禀安,有时亦请见畅谈,有时但亲来挂号,不请见也。蒋令*密求余曰:“帅无走意,县中供应实不能支,必求设法促之起行,方使县中息肩。”余曰:“计无所出,惟有俟入见,再看光景如何,方可随机应变。”

ybt22.jpg

颜伯焘夫妇合葬墓

ybtm.jpg

颜伯焘夫妇合葬墓,简童摄

  及入见,帅曰:“天气虽睛,内子乳患亦稍愈,惟闻前路发水,仍不能行!”余曰:“宪返珂里,无须急急,设早晚奉旨来闽会办夷务,又要折回,不如缓缓归去为得也。”帅曰:“然,非黄守备说前途能行,余只好再留数日矣。”余出告蒋令曰:“公但寻访黄守备,用以法术,则帅可行矣。”此辰刻事也。至未申*间,蒋令来署禀闻,帅已传知明晨五更齐发,风雨无阻。余大诧异,必黄守备之说行,方能见效如是之速。立刻至考院禀送,见其行色匆匆,必无改变。照牛排考古 www.ZhaoNiuPai.com/KaoGu

  出询蒋令曰:“公用何计,乃见速效?”蒋曰:“非宪台善于听言,则卑职累无已时。今晨入见,并无行意,卑职苦苦慰留,并请传一二戏班为夫人小姐排闷。帅曰:‘我与汝家有世谊,本系通家,原无不可,恐人传说余罢斥归里,犹在途中作乐,但略住数日可耳!’”蒋令乃苕生先生之孙,与帅同馆相熟,故曰通家也。蒋令见毕,无计可施,访出亲军营乃黄守备所管带,帅言听计从。蒋令即与黄守备换帖,又送程敬*五十金,黄意大悦,谓蒋曰:“兄但传集人夫,保管明日晨必行。”至是,果应其言。十五日五鼓,余同镇台至南门外接官厅相送。帅下轿与余耳语曰:“如有佳音,幸即专人送粤。”

ybt5.jpg

颜伯焘墓狮(南山公园官箴石刻园内)

  余送之升舆回城。将至城边,见帅眷舆过,余将轿立于道旁,见大小轿十余乘,每轿皆夫四名,轿前则戈什哈*引马,轿旁则兵役八名。每轿皆然,虽仆妇使女之舆,未尝不然。及入城,见一惫赖粗役,亦坐四人肩舆。又见竹杠上抬一粗黑水瓮,两条粗木板凳,不知带去何用,无怪用夫之多也!余问蒋令日:“自初一至初十日,无日不过行李,安得许多辎重?”蒋令曰:“帅仆及营弁,包揽客商银标及各样货物,得资运送,皆借驿站夫马,既无运费,亦无盗劫,商贾何乐不为,不过驿站受累耳!如此滋扰,帅并不知。”

  奉文裁汰乡勇。龙溪有勇千二百名,其实并无其事。余即饬府裁撤,府中接文,即率县诣署面恳稍缓数日,余曰:“何谓耶?”赵守曰:“前帅过境,蒋令实用去一万余金,非藉此勇粮不能弥补。”余闻而心窃叹之!国家粮饷,乃如是之滥费耶!后余去官,不知裁撤与否?

ybt6.jpg

颜伯焘墓狮(南山公园官箴石刻园内)

  照牛排注:制军【明、清时期对总督的称呼,是管辖一省或数省行政、经济及军事的地方最高级长官,正二品(若加兵部尚书衔则为从一品),位在从二品的巡抚之上(但并非上下级关系)】。

  怡良【字悦亭,满洲正红旅人,监生,官至两江总督】,漳城【福建漳州府】,蒋令【漳州府龙溪县姓蒋的知县】,珂里【对他人故里的美称】,辰刻、未申【辰时指早上7到9点,未时是下午13到15点,申时是15到17点】,程敬【送给出行者的路费或礼物】,戈什哈【满语,指清代高级官员的侍从护卫】。

ybtsf.jpg

颜伯焘所书寿匾“磻溪余庆”

  年谱【类似于日记,是人物传记的一种,按谱主从生到死的时间顺序,逐年排比其言行、见闻、经历及家庭琐事等。雍正朝大兴文字狱,著书立说很容易触犯禁忌,而私下编撰年谱却蔚然成风。张集馨于1829年考中进士,历任编修、知府、道员、按察使、布政使,在官场不太得志,遂有年谱,类似于《官场现形记》。张氏后人零落,年谱残稿流落市上,为天津李牧斋(盛铎)所收。中华书局收录张集馨自订年谱(椒云年谱)、日记和朋僚函札,定名为《道咸宦海见闻录》,虽为野史,但可信度较高】。

参考资料:

  《連平顔氏宗谱》,顔培文,1850年版;

  《清史稿·颜伯焘传》,赵尔巽1927年撰,中华书局1977年印;

  《清道光朝留中密奏·颜伯焘片二》;

  《道咸宦海见闻录》第60页,张集馨(清),中华书局1981年版

往期回顾(戳下方标题):
  州志-你不知道的雍正《连平州志》揭秘连平起源之迷秀才、举人、贡士、进士的区别
    牟爷是如何在连平白手起家的《连平州志》卷之一:星野《连平州志》卷之一:舆图
    《连平州志》卷之一:八景图连平新八景建置1建置2建置3建置4建置5
    《连平州志》卷之二:连平疆域、山川连平风俗
    《连平州志》卷之三:连平城池连平公署CCTV央视《中国影像方志》连平篇
    《连平州志》卷之四:连平学宫先贤先儒祭礼祭品冒籍乡饮酒礼
    《连平州志》卷之五:祀典-祭先农坛祭关帝庙贡赋1贡赋2贡赋3贡赋4贡赋5
    《连平州志》卷之六:兵防1兵防2津梁秩官选举貤封和乡饮宾
    《连平州志》卷之七:人物,宦迹.武绩.人瑞.德量.义略孝行.方正.耆硕.善行.耆寿列女.贤母.寿母
    《连平州志》卷之八:物产古迹·寺观.坟墓祥异.饥荒.旱涝.兵事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1,内管岩石壁记/征浰头祭文/蒙泉记艺文2,鼎建州治碑记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3,修岩坡路碑记/重修三多桥记/捐修葫芦峒山路序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4,文山二女墓记/宋故丞相文信公二女墓铭/祭文烈女双正墓文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5,重修州城记/连平州明伦堂记/重建城隍庙记/祝圣寺记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6,牟公祠堂记/重修牟公祠序/牟公祠聚元会序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7,连平形胜记/圣迹岩记
  族谱-上坪谢氏历次修谱时间上坪谢氏明清老族谱复渊公迁居上坪的时间
    连平上坪谢氏的字辈连平上坪谢氏家约(家训)仲辉公的兄弟俊玮公派贤达
    上坪谢氏七修谱错漏存疑朝位公文武世家从小水外迁的朝佳公后裔岭下懋年公记
  祠堂-上坪谢氏大宗祠历次修缮时间上坪谢氏复渊公祠八修记福珍、福颙公祠及洞主庙
    仲贵公祠俊芳公后裔祠堂分布南逸(俊玮)公祠重修记朝应公祠始建年代初探
    瑄公后裔祠堂分布连平颜氏府第分布消失的连平学宫消失的福音堂(连平中学前身)
  乡土-连平州城大小及攻城纪事连平颜氏谁的官衔最高颜伯焘厦门抗英及革职返乡事略
    蒙泉公剿匪往事大湖寨的翰林曾冠英上坪民意“镇长”谢朝佩颜世清书画收藏)、颜宝航
    连平人民医院首任院长翁润苍缅怀上坪古坑人谢开育连平考上清华北大的学子全国状元现状
    连平历年水灾汇总上坪谢氏十三景下坪八景上坪水口桥的来历上坪街老照片鹰嘴蜜桃史
    连平县电影院放映简史连平丧葬习俗辉公飞半垌文龙公历代祖墓考上正继诚公考略
    颜检墓的现状和修造故事明代顺阳王朱有烜墓出土记安徽宏村游记后收藏时代上莞圣旨牌匾


本文出自【照牛排考古】博客,文章不定期更新,转载请以链接的形式注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zhaoniupai.com/kaogu/archives/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