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连平州志》卷之一:建置2,明末官兵的工资待遇

  建置即行政区划的建立和设置,雍正《连平州志》花了40页纸的篇幅来讲连平州的建置,原文不分段也没标点,为便于阅读,拆分成5篇(平均每篇整理8页纸,约4千字)。这是第二篇,主要讲述明朝廷以罗定州为样本,东拼西凑设连平州辖和平、河源二县,明末官兵的工资待遇,分肩建州的功臣。

  今在翁、长,则连平内也,翁、长外也,内可以外为邻而不必以为属。惟连平宅中而傍于西,河源、和平环峙于东南,则必辖和平以控东鄙,辖河源以控南鄙。而浰头巡司修复旧署,加以就近獐坑之田兵为援北鄙,是连平为州治,河源和平为属邑,则环九连之前后左右统于一州,而官乡兵之布列四面者携手如使一人,攻守有率然之势。土民之错居四面者训化钤束如出一手,消弭无伏莾之隙。

  是建州一说,补前人防九连之未周而熟筹及之者也。且查先年大征罗旁山贼,及贼平改泷水县设罗定州,一州辖东安、西宁二县,乃罗旁山长享太平至今。而九连山贼平比照前例,设连平一州,辖河源、和平二县,事正相合缘由。奉督抚按三院俱批行,布政司会同按察司覆议通详,依议移准惠潮分巡道。回称查看得并县不能以相治人固吾圉,故每每鞭长不及,马腹居重驭轻而联指臂之势者无如此。

  连平建州虽于翁源长宁各有割土而形势居外,但可为邻封,惟是河源和平界在东南之鄙,连平依西而宅中者居。然以此而临之,无论官兵乡兵皆可钤束,血脉流通此往事,罗定州之成规可倣而行之者也。移覆到司,又奉职批据分守岭东道呈祥。

  据永安县申称,清丈九连贼田,躬履险阻,清出给回民田9623亩,应没贼田4510亩三分零合,垦贼田并陞科田,新粮米共94石六斗五升三合,缘由详道批府仰县。复查看得九连天险绵亘五省,迨奉参酌形势议改州治,辖河、和二邑,臂指相使,呼吸相应。

  尤为治安长计,至议设兵城守120名,内管80名,獐坑、野鸭潭共80名,共280名,俱就近本地乡勇挑选训练。合岑岗营200名,通共480名,以足备御可无议增,惟岑岗官兵从兹须定制属。连平州提调庶便于稽查,不得仍前陋习与和平县抗礼、遇警徵召呼而不应也。

  养兵一节,除城守71名半已编银429两,尚280名半,每名给田21亩,共4170亩。队长28名,係在兵内每十名抽一名充当,内除七名原係食银今不给田,合应每年加银十两零五钱,尚21名共加田105亩。把总一名,给田40亩。哨官,城守二名,内管二名,獐坑一名,野鸭潭一名,共六名,内除守城二名编工食外,尚四名每名给田35亩,共田140亩。通共给田4455亩,尚剩田55亩三分,或征银备支,或积穀备赈,缘由详道转详批司。

图六  明代五十两银锭[3]

崇祯十六年(1643年)陈士奇任四川巡抚时的五十两银锭,錾刻四川十六年地亩银,抚臣陈士奇,按臣刘之勃

  又奉两院批据岭东道呈祥,看得连平已议改州,自应与县例稍异。今议改和平训导一员以附州学,就移将原给禀粮支给若夫州正。州领与邑令典史俸粮差异——知州加折色俸粮银六钱六分,加本色俸粮银八钱六分,加俸钞银四两零八分。吏目加俸钞银一两三钱七分一厘七毫,除少典史本色银六钱先在徭差内支正,加银七钱七分一厘七毫,柴薪马银12两,五项该银18两三钱七分一厘七毫。

  又议设听差马四匹,每匹价银三两;夫四名,每名工食草料银七两二钱,共银40两八钱。二项共银59两一钱七分一厘七毫,无从措办。查河源县红船民壮,裁减十名该银69两二钱二分八厘,以克前项俸粮马料工食之用,等因具详俱奉批司查议。

  注释:鄙【边远的地方】,钤束【qián shù,管束、约束】,罗定州【也称罗定直隶州,明清时期广东”十府一州“之一,与府同级,地位相当于今天的地级市。明万历五年(1577年),因罗旁地区的“瑶乱”被平定,泷水县(原属肇庆府)升格为罗定直隶州,管辖东安(云浮县)、西宁(郁南县)两县,史称“三罗”,至辛亥革命改罗定州为罗定县止】,倣【fǎng,同“仿”】,穀【gǔ,同“谷”,粮食】,本色折色【明朝官俸自永乐开始分为本色、折色两部分,本色即按米粮实物发放俸禄,折色则是将俸禄的一部分折成白银与宝钞。明代实行的折色俸禄制,以米为单位折算成钞、钱、布、银发给百官,并以货币为主。老朱家的俸禄制度是出了名的“薄俸制”,皇室宗亲的俸禄异常丰厚,但对待官员却非常刻薄的。比如,取消了从唐代开始的职田制,大大降低了禄米的数量,甚至取消了官员的退休金,导致很多清官难以养家糊口】,柴薪银【即官吏的月银,是帮助官员解决柴米油盐这些日常开支的费用】。

  又奉职批岭东道呈祥,看得连平建治为九连长治之策,三院筹此至熟,奉钱按院亲临定基。然形胜一览盈眸建置算缗不赀,旋奉三院以捐金为倡,监司郡县参遊卫所,无不乐于捐助,甫一月而近二万金。疏具乃以建城建署之役,选委长宁知县陈国正专其任,推官吴希哲监督之。本道与厅县面商,凡官中兴作上滋冐而下滋扰其套弊也。今九连民俗素悍不习于官之教令,若建置稍扰何以服其悍而使之驯?

  又如管工之委,候缺官趋之若骛以冐利也,愈冐则愈无成工,必尽洗套弊。道厅县以一叚真心彻底,县又择董事者亦一叚真心彻底,则杜冐即以杜扰。吴推官悉心与陈令计,陈令归即选一监生叶畅,志洁而不染,秋毫才练,而尤总料理一切钱粮收支,悉以付之不经吏役之手,纵有别员之委止于催督,并于钱粮无干涉,此陈令知人善任,使杜冐扰之大关键也。照牛排考古www.ZhaoNiuPai.com/KaoGu

  俄而往连平开基,陈令结寮为舍,携米蔬为供,以与工役居,使其民日忘日亲而不自觉始,则九连之民嚣莫之听陈令。镇之以静,字之以诚,即以土城之筑,鼓长宁夫役为倡,翁源为和,因工奠食,一毫不爽。夫役踊跃百倍,土城寻以告竣,九连里排见是役也,不扰民如此,处置得宜如此,群而服,服而懽,趋以结砌砖城,分肩里排梁才兴、梁承万、谢诚政、谢万象、谢世远、谢朝回、卓兴万、周万朝、邱世兴、刘世远等九连大姓,各率其丁壮协助以营缮。人皆曰,子来之景,视初之嚣然莫应,何一变至道若是速乎!

  其灰窑木石等匠俱召自江右东莞,十月农功毕聚集,各以民家工例给银,无留难无旁索。百工兢劝,自冬徂春雪甚、寒甚、雨甚,其工不辍者,御之得其道也(照牛排:真会说话,大家肯卖命,却首先归功于崇祯皇帝)。是以建署等工容于完日续报,而城工全完则先报。

连平州城全图

连平州城全图,清雍正八年(1730年)

  (明末连平老城)计门有四,南曰玉骢,北曰起凤,东曰镇连,西曰望英。计城635丈,计费八千两,计时九阅月。回视昔之和平、长宁城以二三载计,河源新城以五年计,则似今日之费如此其约而成如此其捷,岂有他X巧哉?总赖圣天子威灵,九连蛮乡顿开乐土之境,三院擘画千筹,鼓励万端,乃能臻此前之冲署陪巡。共计厥基,则既离任惠潮巡道副使周梦尹;而本年署惠潮巡道事,则岭南驿传道佥事康承祖,同心率属实殚厥劳以管理。

  长宁知县陈国正一片苦心,彻底半点利尘不染,同工役野宿风飱之劳,激庶民趋事赴工之义,知人善任,使覈蠧清冐,恩普威行,功高化洽。以督视考成,惠州府推官吴希哲,经始一一皆其擘画,率作皆其严督,收支躬自磨算于分厘,戒谕频切要约,万端吏民弊绝,工匠恩流致告成之,不日皆董理之殊猷。

  至永安县知县牟应受、河源县知县方秉正、翁源县知县毛懿,则割壤共治之成事,调役协赞之殷勤,奉公著劳,殿邦协策。

  至于监生叶畅,总理巨细收支粮银,举里排工役千百其人而能使皆效其力,而无冐工惰工之弊,皆称其事而无溢给短给嫌,精本以慎,廉济以公,叶畅功高,乃陈令第一妙用。自叶畅而外,则有任满巡简林鸣凤,候任巡简章益卿、孙秩,经历朱家燧,此皆于委之之时先语以钱粮,给散毫不得干涉,惟以稽督勤惰供奔走,无分毫索润,竭日夕之勤劳,俟完日议赏。

  故本道诣连平阅工,而各工交颂,各委官之辛勤,则共劳亦足嘉也。至捐助美举,院司道暨文武职官另文胪列,以纪其盛,与此城共垂不朽。而惠州府周世盛,以长材历练新蒞任,则连平之役虽责成吴刑官以一手始终,而周守之率属省成当必赖之矣。缘由奉批仰布政司覆核报,以便会题随该本司署印。分守岭南道副使陆鳌,会同按察司署印。

  巡视海道右参政晏日起,查看得九连一山蛮峰险峻,严穴深阻,且地界四省之冲,壤错畸僻。官府约束鞭长,故梗化之徒得穷据哨党而横行焉,顷自陈万发难其间,既率师讨平,目前似可安于无事,故其险阻犹在也。懲前毖后思患预防,则设治控制、置兵防守实为永图。今以周陂中区建立连平城守而傍于西,和平在其东,河源在其南,长宁、翁源环其外,而浰头之兵以控其北,合内外左右屹然雄峙,声应互援足以为治。

军队占领下的连平学宫(孔庙)正殿

Confucius temple in Lenpin,军队占领下的连平学宫(孔庙)正殿,摄于1904至1920年,于1986年拆掉了,原址在财富广场

  而连平之为县者,不事再计第东南之险,连平所与共守者和、河二县也,若均之为县,则彼此画疆而理,无相维之谊,是又不足恃也。若以连平为州,以和、河二县为属,则统辖相临,事权如一,如人身头目手足相须为命,防守强固,政教流通,上行下应,无有扞格,是合一州二县,屹然有臂指相使之势,洵为治安长策者。

  初议请留驿站以为建城经费,未蒙俞X而一时在事,诸司设处捐助共二万余金,不费官镪,木石灰砖取诸近地,不扰民间。而版图赋税则议割和平县惠化图704石八斗,韶州府翁源县银梅、东桃二铺大隆都等处700石,长宁县长吉二都607石五斗,河源县忠信一图560石四斗,共2570馀石以成州治。数虽若少,然此地荒埔尚多,自此开垦日拓月增矣。

  计和平仅米2700馀石,既割去七百石,应割河源忠信二图530馀石六斗补还和平。又割博罗长平二图、六图共1104石六斗一升补还河源。又割英德土名黄牛头、青塘等处300石,割龙门县上下迳等处380石,共680石补还长宁。此皆移近就远,调剂裒益,民虽易地而治,而无易地之劳。故园坟墓依然如故,舆情乐从有如归市。

  注释:算缗【suàn mín,对商人、手工业者、高利贷者和车船所征的赋税。一算为120钱,1缗为1贯,1贯为1000钱】,赀【zī,计算】,冐【mào,同“冒”】,叚【jiǎ,同“假”】,里排【明代赋役法,以一百一十户为一里,推丁粮多者十户为长;馀百户为十甲,甲凡十人。每年轮流由里长一人、甲首一人,催征租税;凡十年一周,曰排年。某一年轮值充当的里长,称“里排”】。懽【huān,同“欢”】,徂【cú,往】,擘画【bò huà,筹划】,飱【sūn,同“飧”,晚饭,亦泛指熟食、饭食】,覈【hé,查核】,蠧【dù,同“蠹”,蛀蚀器物的虫子】,殊猷【特别的计划】,胪列【lú liè,列举】,扞格【hàn gé,互相抵触】,裒【póu,减少,比如裒多益寡】,照牛排【连平上坪 谢添泉】。

The town of Tschongnen (Lenphin). 

The town of Tschongnen (Lenphin),长宁(新丰)或连平某个镇,摄于1904至1920年

参考资料新华字典,百度百科;

  《连平州志》,牟应受、韩师愈、卢廷俊、何深、颜希圣,明清;

  《为什么明朝的俸禄低,却还是有这么多人想做官》,知乎;

  《中国古代银锭科学研究》,周卫荣、杨君、黄维;

  《中国古代俸禄制度》;

  Basel Mission(崇真会,巴色会),Maisch, Wilhelm Friedrich(德籍牧师)。

照牛排微信公众号:iZhaoNiuPai

往期回顾(戳下方标题):
  州志-你不知道的雍正《连平州志》揭秘连平起源之迷秀才、举人、贡士、进士的区别
    牟爷是如何在连平白手起家的《连平州志》卷之一:星野《连平州志》卷之一:舆图
    《连平州志》卷之一:八景图连平新八景建置1建置2建置3建置4建置5
    《连平州志》卷之二:连平疆域、山川连平风俗
    《连平州志》卷之三:连平城池连平公署CCTV央视《中国影像方志》连平篇
    《连平州志》卷之四:连平学宫先贤先儒祭礼祭品冒籍乡饮酒礼
    《连平州志》卷之五:祀典-祭先农坛祭关帝庙贡赋1贡赋2贡赋3贡赋4贡赋5
    《连平州志》卷之六:兵防1兵防2津梁秩官选举貤封和乡饮宾
    《连平州志》卷之七:人物,宦迹.武绩.人瑞.德量.义略孝行.方正.耆硕.善行.耆寿列女.贤母.寿母
    《连平州志》卷之八:物产古迹·寺观.坟墓祥异.饥荒.旱涝.兵事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1,内管岩石壁记/征浰头祭文/蒙泉记艺文2,鼎建州治碑记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3,修岩坡路碑记/重修三多桥记/捐修葫芦峒山路序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4,文山二女墓记/宋故丞相文信公二女墓铭/祭文烈女双正墓文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5,重修州城记/连平州明伦堂记/重建城隍庙记/祝圣寺记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6,牟公祠堂记/重修牟公祠序/牟公祠聚元会序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7,连平形胜记/圣迹岩记
  族谱-《连平上坪谢氏族谱》错漏存疑上正谢氏十世祖继诚(惺宇)公考略寻“天敕命”牌匾启事
    连平上坪谢氏四世祖【俊玮公】派之贤达人物


本文出自【照牛排考古】博客,文章不定期更新,转载请以链接的形式注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zhaoniupai.com/kaogu/archives/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