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13,刘正烈传、墓、亭

  朝代更迭之初民心不稳,连平刚进入清朝时在短短4年间换了4位知州,刘宏祚因内管营叛兵破城而投井,蒋世珍被守备吴章诬陷致死,蒋夫人刘氏亦守节殉夫。连平知州蒋世珍是从五品文官,连平守备吴章是正五品武官,文武内讧为红颜。刘夫人去世后,被连平人安葬在城南乌石坳山脚下的连岘亭旁(大致位于南山公园东南角的鼎龙花园、华海花园一带),立碑建亭,拜奠不绝,和平知县盛洪、武定知州何多学都曾写过纪念文章。现在墓和亭都没了,只能通过史料来了解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照牛排查阅《清史稿·列传二百九十七 列女三》,其中记载了蒋世珍夫妇被害的经过:“蒋世珍妻刘,扬州人,失其县。世珍,顺治中为广东连平知州,有惠于民。岭海初定,土寇数发,谍报旁县贼数千人乡连平,行至。世珍曰:「贼至,惊吾民,吾且往,权顺逆强弱而为之所。」单骑入贼中,谕其渠降,其渠为引退。世珍宿贼营,翌旦乃还。守备吴章者,故与世珍有隙,诬世珍通寇,告总兵黄应杰,应杰启平南王尚可喜,捕世珍赴惠州狱,刘系置守备廨旁舍。章将无礼于刘,刘怒叱去。又遣婢说刘,刘曰:「死不可缓矣!」遂缢而死。世珍入狱病,亦死。连平民葬刘州南乌石坳,为之碣,曰「正烈刘宜人之墓」。嘉庆二十三年(1818年),知州陈鹏来上其事,乃得旌。”

连平乌石坳.jpg

连平乌石坳

  《刘正烈传》作者:盛洪(浙江山阴人,监生,署州牧、和平知县,作于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前后)

  正烈蒋夫人刘氏者,连平州守蒋公讳世珍之元配也。公为江南之泰兴人,以顺治己丑(1649年)来守是邦。时岭南新定,伏莽多猖獗,公素性仁爱,轸念疮痍未复,惟日以招徕抚恤为事。而城守吴章者,性残暴,多骄纵不法,公稍裁抑之,章积不能平,猜忌日甚,遂思有以中公矣。

  会某乡奸民欲推众为乱,事尚未发,章遽密报总兵黄应杰,请兵诛剿。公戚然曰:“是皆无知赤子,误为奸民胁诱耳,且事跡未扬,乌忍使之尽罗锋镝,致玉石俱焚哉!”遂陈招抚之议,而自以单骑驰入贼中,开谕祸福,贼亦流涕感悟,约投顺。乃章正出趋兵环攻益急,贼遂疑公相绐,不复就抚。章喜贼背约,密以党贼谮公于应杰。应杰密以启藩,遂逮公至惠阳,寻被害。

盛洪《刘正烈传》.jpg

盛洪《刘正烈传》

  吴章得报,遽发兵收家属。时夫人闻变,欲自杀焉,为仆妇驚觉持救。夫人泣曰:“吾夫既死,吾岂能独生?顾吾夫为百姓而死,含冤万里之外,吾且死,谁为吾夫陈述者?”遂就繫吴章署中。章雅闻夫人色,一见心动,遣婢前致词焉。夫人正色叱之曰:“速归语吴章,吾夫职列大夫,吾乃朝廷命妇,岂鼠辈所敢犯乎?”婢反命,章复趣之如前,夫人知冤不能白,决计自尽,遂呼章婢而詈之曰:“吾夫被章贼谮陷死,非其罪,章贼乃吾大仇,吾头可断,身不可辱也。如天道无知则已,若其有知,吾夫妇当愬诸上帝,誓为厉鬼以击之!”

  婢去。夫人召诸家人与之决曰:“若等各自为计,吾不能顾若矣!”言讫,闭户自经。比曙,家人走报吴章,章往视,见夫人面色如生,驚懼汗流,不敢正视。连民闻者,知与不知,咸为流涕。时以顺治庚寅岁(1650年)葬夫人于乌石垇之山麓,州之绅士为之树碑墓侧,而私谥曰:“正烈”,岁时伏腊奔走拜奠,迄今不衰。

  夫人死后数年而吴章为按君所劾(照牛排注:顺治十六年[1659年],章为御史张劾去),被逮深狱,妻拏流落,多有被污辱者。章亦寻死,人以为蒋公夫妇实擊杀之云。

  《刘正烈墓》作者:盛洪

  连之城南不数里许有山焉,曰“乌石坳”,苍峦翠岫,秀插层霄,州人士每以黄花佳节多从此地选胜登高。其麓有连岘亭,亭之右有丰碑屹峙,于道左者则州大夫蒋公元配刘夫人之墓也。

  公隶籍淮扬,以大学生顺治己丑岁来牧兹土,值王师初定,岭南军书旁午,泽中之鸿雁虽获宁宇,而山陬之逋寇尚尔跳梁。公为政务敦宽大,不忍以诛戮为威,而一以仁德噢咻其民。不期月间,颂声大作。时城守吴章,残暴人也,拥兵专恣,素忌公。会有萑苻之警,章既请师剿捕,而公力主抚议,躬诣贼巢谕以就抚。章从中阻挠,反益兵攻击,贼亦疑畏,不敢来降,章乃以党贼谮公,于上而殲公焉。

盛洪《刘正烈墓》.jpg

盛洪《刘正烈墓》

  时公夫人闻变,遽欲自尽,既而念夫死其非罪,兾得上白。夫冤死犹未晚,讵章素慕夫人之色,遣婢导意。夫人度夫仇卒难伸雪,益愤恨,厉声责之,是夕遂以束帛自经而死。时顺治庚寅事也。夫人墓近连岘亭,州人士共为之伐石树碑,而私谥之曰:“正烈”,以誌不朽云。照牛排考古 www.ZhaoNiuPai.com/KaoGu

  嗟夫!闾阎士庶之家,闺阁中有以正节著者,悉蒙圣朝之旌典。今夫人之大节炳如,而褒旌不及焉,岂其尚有待耶?虽然夫人死既数十年,而过其地者,闻风知敬,展墓必式。且因钦夫人之正操而益追慕公之仁德,莫不曰夫人之能捐躯以殉良人也,若此公之能捨生以全万姓也。若此,则是公之冤不能白于上台之前,而早白于舆人之口;不能白于曩时之疑谤,而已白于今日之人心。从此奕世流芳,正未有艾,公夫妇其亦可含笑于九京矣乎!

  因为文以纪其轶事,而作词以诔之。词曰——

  乾坤有正气,惟此名与节。

  何以喻正操,苍松与翠栢。

  结发事君子,大义颇能识。

  中道悲弃捐,含冤兾申雪。

  悠悠恨难酧,强暴徒相廹。

  妾身不可污,妾志焉能夺?

  厉色与严词,足褫奸人魄。

  从容誓捐躯,名教存巾帼。

  孤塚寄天涯,泣尽杜鹃血。

  玉骨既埋尘,丹心岂磨灭?

  青山围墓门,流泉绕其侧。

  左有连峴亭,岿然同峙立。

  酾酒酹泉台,瞻拜钦芳辙。

  节亮礼弥崇,论定名逾烈。

  纲常万古垂,视此一片石。

  《募建刘氏正烈墓亭题词》作者:何多学(1672-1741年,举人,山东武定直隶州知州,作于1710年之前)

  竊惟古今所不死者人心,天地最难磨者正气。贯诸金石,阅乎沧桑,在草木为松栢之坚刚,于造化有霜雪之凛冽。或遂志于孤矢,不愧于男子之鬚眉;或致命于襜帷,尤羡笄帏之粉黛。大抵危廹全身,义难安顺。慷慨捐躯事等,从容正气不容久埋,人心宁无公好。

  兹正烈蒋夫人刘氏者,故州侯泰兴蒋公讳世珍之元配也。粤稽顺治之六年,正值岩疆之多事。嗟我蒋公实民良牧,内安流散,外在驰驱。是时方深,窮寇之忧不意竟起萧墙之间,形迹未白,贼弁遂假手而甘心丧乱频仍,妻、子欲问天而无路,凶问乍传,巧偪既至。当此城破家亡之日,更以虎耽豺视之威,自匪石而可转,必百鍊之为柔。唯时宜人从一而终,大义早闻,诸夫子有死无二,至性更笃乎天真。人谓红颜少寡易生狼子之心,孰知白璧终全,肯染狗彘之手?骂贼不辍。

何多学《募建刘氏正烈墓亭题词》.jpg

何多学《募建刘氏正烈墓亭题词》

  阖邑周知,哀死更无师旦之子,亡生直过延寿之妻。一朝毕命,非同匹妇之自经;万姓吞声,莫表人伦之大节。乌石寒云,久寄一棺于浅土;岘亭墮泪,空等无祀于荒冈。五十余年之正魂,宁共冷风而荡散。百千万年之苦烈,早随蔓草以凄迷。虽伏腊岁时好事尚陈麦饭,而牛羊邱垅他年何辨冬青?上帝録其坚正,更望发幽光于下土。鬼物呵其体魄,尤须垂不报于人间今日者,枭雄之骨安存,巾帼之名重播。

  漫谈遗蹟,儒林既激发而生哀,请赠盛朝泉壤,自光辉而色起。但棹楔标型事,有待于异日,而墓亭表旧人欲快乎。崇朝即须芟宿草以安窀穸,方当树神道以护英灵。兹欣逢我盛老公祖,两县龚黄、一州召杜,捐水蘖之余,以兴圯墓念切彜伦,借鹤琴之暇以写幽魂,文垂日月顿教名节如生,真乃纲常有主。且夫人偕夫君则作牧,实内助之流徽露筋,道左尚且有祠閫范,民间岂宜不祀?虽为官死,守为妻死,夫乃职分所当然,而生为命妇死,登冤籙亦荣哀之未尽。彼夫生尚不值一钱,如此死有重于大岳,敢闻执事併告同人能慰一腔热血,胜修七级浮屠,从此封树岿然,可待后人之凭吊。茔亭卓立,佇看天之貤褒,诚有裨于世教,亦何吝乎吾言!

  注释:遽【jù,仓猝,就】,锋镝【dí,刀刃和箭头,泛指兵器】,绐【dài,古同“诒”,欺骗】,谮【zèn,诬陷】,启藩【禀告驻守在广州的平南王尚可喜】,自经【上吊自杀】,驚懼【惊惧】,伏腊【古代两种祭祀的名称,伏祭在夏季伏日,腊祭在农历十二月,泛指节日】,繫【xì,拘囚】,詈【lì,骂】,愬【sù,同“诉”】,拏【ná,同“拿”】,擊【jī击】,岘【xiàn,小而高的山岭】,旁午【纵横交错】,噢咻【ō xiū,安抚】,萑苻【huán fú,盗贼】,殲【jiān,歼】,兾【冀】,闾阎【lǘ yán,平民老百姓】,炳如【明显昭著】,展墓【省视坟墓】,万姓【万民】,曩【nǎng,以往】,九京【春秋时晋大夫的墓地,泛指墓地】,诔【lěi,哀悼】,酧【同“酬”】,廹【pò,同“迫”】,褫【chǐ,剥夺】,酾【shī,斟酒】,酹【lèi,把酒洒在地上表示祭奠或】,竊【窃】,鬚【须】,襜帷【chān wéi,车上四周的帷帐,借指车驾】,笄【jī,簪子,古代特指女子十五岁可以盘发插笄的年龄】,窮【穷】,弁【biàn,低级武官,这里指连平守备吴章】,假手【借他人之手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偪【同“逼”】,鍊【同“炼”】,匪石【贞洁自守】,有死无二【虽死不变】,彘【zhì,猪】,毕命【结束生命,多指横死】,邱【应恢复为“丘”】,棹楔【门旁表宅树坊的木柱】,窀穸【zhūn xī,墓穴、埋葬】,芟【shān,割草】,盛老公祖【指盛洪,旧时士绅对知府以上地方官的尊称公祖,对地位较高者亦称老公祖】,龚黄【汉循吏龚遂与黄霸的并称,亦泛指循吏】,召杜【shào dù,即“召父杜母”,指西汉召信臣和东汉杜诗,简称“召杜”,为颂扬地方官政绩的套语】,蘖【niè,树木砍去后从残存茎根上长出的新芽】,彜伦【yí ,常理,成为典范】,閫【kǔn,内室,借指妇女,阃范】,籙【lù,箓,簿籍】,佇【zhù,久立】,照牛排【连平上坪 谢添泉】。

往期回顾(戳下方标题):
  州志-你不知道的雍正《连平州志》揭秘连平起源之迷秀才、举人、贡士、进士的区别
    牟爷是如何在连平白手起家的《连平州志》卷之一:星野《连平州志》卷之一:舆图
    《连平州志》卷之一:八景图连平新八景建置1建置2建置3建置4建置5
    《连平州志》卷之二:连平疆域、山川连平风俗
    《连平州志》卷之三:连平城池连平公署CCTV央视《中国影像方志》连平篇
    《连平州志》卷之四:连平学宫先贤先儒祭礼祭品冒籍乡饮酒礼
    《连平州志》卷之五:祀典-祭先农坛祭关帝庙贡赋1贡赋2贡赋3贡赋4贡赋5
    《连平州志》卷之六:兵防1兵防2津梁秩官选举貤封和乡饮宾
    《连平州志》卷之七:人物,宦迹.武绩.人瑞.德量.义略孝行.方正.耆硕.善行.耆寿列女.贤母.寿母
    《连平州志》卷之八:物产古迹·寺观.坟墓祥异.饥荒.旱涝.兵事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1,内管岩石壁记/征浰头祭文/蒙泉记艺文2,鼎建州治碑记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3,修岩坡路碑记/重修三多桥记/捐修葫芦峒山路序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4,文山二女墓记/宋故丞相文信公二女墓铭/祭文烈女双正墓文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5,重修州城记/连平州明伦堂记/重建城隍庙记/祝圣寺记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6,牟公祠堂记/重修牟公祠序/牟公祠聚元会序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7,连平形胜记/圣迹岩记艺文8,建立义学碑记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9,待赠若周何公传(何多才)艺文10,黄玫石先生传(黄志正)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11,曾得忠、王问臣合传艺文12,何母颜孺人传
    《连平州志》卷之九:艺文13,刘正烈传、墓、亭艺文14,叶烈妇传
    《连平州志》卷之十:诗1,牟应受的诗诗2,何深的诗诗3,颜希圣的诗诗4,连平杂诗
  族谱-上坪谢氏历次修谱时间上坪谢氏明清老族谱复渊公迁居上坪的时间
    连平上坪谢氏的字辈连平上坪谢氏家约(家训)仲辉公的兄弟俊玮公派贤达
    上坪谢氏七修谱错漏存疑朝位公文武世家从小水外迁的朝佳公后裔岭下懋年公记
  祠堂-上坪谢氏大宗祠历次修缮时间上坪谢氏复渊公祠八修记福珍、福颙公祠及洞主庙
    仲贵公祠南逸(俊玮)公祠重修记朝应公祠始建年代初探
    俊芳公后裔祠堂分布俊璇公后裔祠堂分布瑄公后裔祠堂分布琪公后裔祠堂分布
    连平颜氏府第分布消失的连平学宫消失的福音堂(连平中学前身)
    连平谢氏八房祠(芝兰书室)连平上坪黄坑屋谢氏诚文公祠2023年连平上坪谢氏祠堂进伙回顾
  乡土-连平州城大小及攻城纪事连平历年水灾汇总连平颜氏谁的官衔最高忠信榕树下何氏
    下坪文魁丘庄连平考上清华北大的学子中国高考状元现状) | 颜伯焘厦门抗英及革职返乡事略
    蒙泉公剿匪往事大湖寨的翰林曾冠英上坪民意“镇长”谢朝佩颜世清书画收藏)、颜宝航
    连平人民医院首任院长翁润苍缅怀上坪古坑人谢开育连平上坪祠堂文化简述连平客家山歌
    连平上坪客家锣鼓锣鼓乐谱) | 连平过年(春节)风俗梅州客家十二月节索民谣
    连平上坪西禅寺上坪谢氏十三景下坪八景上坪水口桥的来历上坪街老照片鹰嘴蜜桃史
    连平县电影院放映简史连平丧葬习俗辉公飞半垌文龙公历代祖墓考上正继诚公考略
    颜检墓的现状和修造故事明代顺阳王朱有烜墓出土记安徽宏村游记后收藏时代上莞圣旨牌匾


本文出自【照牛排考古】博客,文章不定期更新,转载请以链接的形式注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zhaoniupai.com/kaogu/archives/129.html